盛少的天价弃妇温初安盛靳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9-06-131举报小编:user44

    《盛少的天价弃妇》这部小说隆重上线了!让作者超灵的佑子带你走进剧中。……小编为您分享盛少的天价弃妇章节免费阅读!“马上就要手术了,我只想跟妹妹说几句话。”温初安被紧紧绑住,但还是支起半个身体。温芷晴这次脸色都控制不住要变色,温初安躺回床上,再没有动静。

    盛少的天价弃妇章节全文阅读

    “马上就要手术了,我只想跟妹妹说几句话。”温初安被紧紧绑住,但还是支起半个身体。
    温芷晴这次脸色都控制不住要变色,温初安躺回床上,再没有动静。
    温芷晴看了温初安一眼,她的手脚都绑的死死的,训练有素的保全就在一边待命,还有举着麻醉针剂的医生也准备随时应付突**况,温芷晴不怕温初安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温芷晴几步走到了温初安面前,走到了温初安的面前,温芷晴猛然跪在温初安的面前,顿时梨花带雨:“姐姐,你抢走我的未婚夫我其实不恨你,你命令别人撞我其实我也不恨你,这次手术也不是你欠我的,姐姐,我只是想要活下去,看在你已经拿走那么多东西的份上,求你救救我!我知道你不愿意,你用什么的恶毒的话诅咒我,我都能体谅。”
    说着温芷晴就作势要给温初安磕头,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把温初安可能的真相堵死!
    而另一边温芷晴刚要把头低下,盛靳年就把温芷晴一把拉起:“对这样丧心病狂的女人说什么?那不过是欠你的!”
    而就在温芷晴柔弱的顺势要被盛靳年扶起,温初安的手猛然一动,温芷晴头上的发簪被温初安一把捏在手里!
    温初安全身都被固定,但是温芷晴低头的一瞬间,束缚带的间隙还是让她可以让她一把抓住发簪!
    温芷晴一瞬间披头散发,盛靳年以为温初安抢夺***又想要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恶毒手段,第一时间扑上去护住温芷晴。
    可是盛靳年扑上去的一瞬间,看到的是温芷晴看也不看的一头把簪子扎进了腰侧,一把抽出来鲜血溅了温芷晴一脸,雪白的手术床也很快被血液渗透了一片。
    “盛靳年,你以为我不肯移植是因为自私吗?是因为她不配!”温初安整个脸都是惨白的,一双通红的眼睛被被血迹印的发亮。
    那一瞬间,温初安眼里灼人的决绝,撕裂一般的凄厉,几乎让盛靳年发怔,但是盛靳年很快想到,那里是温芷晴的眼睛,才有这么亮的神采。
    接下来很乱,走廊里是是这样的事故吓得要报警的病患,医生焦急的检查不断的抚额挤掉落下来的汗水:
    “盛少,少夫人……温小姐的那一刺,正好部分插入了肾脏,已经引起了内部出血,现在如果进行手术,受伤的肾脏当然不适合移植,如果移植的是未受损伤的那一个,手术太过凶险,很大可能温小姐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温初安静静听着,任由医护人员忙不迭的进行紧急医疗。
    “您看,靳少还需要继续手术吗?”医生心惊胆战的请示道。
    温初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送她上手术台,就是要她的命,不送她上手术台,他的挚爱就必须继续等。
    他会怎么选?
    这个选项对于盛靳年很好决策,温初安撞向芷晴,芷晴明明还没有死,她却要求摘下她的视网膜,如果不是医生好心,还剩下一丝气息的温芷晴甚至可能像是一件垃圾一样被丢掉,而且温芷晴随后的肾脏衰竭,也是车祸后腹内大出血温初安只顾着摘掉她的眼角膜所导致。
    如果温初安在手术台上偿命,也不过是她欠温芷晴的!
    可是盛靳年的眼前却猛然跳出她成为新娘,一身洁白,眼睛看不见,却还是时时刻刻确认自己的情绪的小心翼翼。
    跳出她第一次恢复视力,带着懵懂认真看着自己的样子,那样的热度仿佛自己是她的全世界。
    跳出刚刚她抽出带血的发簪,看着自己决绝又凄厉的样子。
    “靳年,我怎么可以用姐姐的命去冒险?那样就算我活下去,我也绝对一生都会不安。”就在这时,温芷晴哭泣的声音响起。
    温芷晴抱着盛靳年,哭的声音都在打颤,而在这时温芷晴很快出现了呼吸短促,神情痛苦。
    盛靳年一把抱起温芷晴,忙不迭的离开。
    温初安依旧像是捆绑的动物,身下的血已经是触目惊心的一片,可是盛靳年看都没再看她一眼。
    温初安被送去检查,清理,消炎输液,发簪入腹的那一下,位置与深度她都进行了小心的把握,它伤及的肾脏的皮质层,却绝对不再适合接受手术。
    旁白的医生护士窃窃私语,有同情温初安遭遇的,有或明或暗嘲讽温初安不自量力的,温初安却都没有管,她期期艾艾似乎是一个标准的让人找不出反常的弃妇,但是转眼借口要去上洗手间就偷偷转到了阁楼。
    发生一系列的意外已经两小时了,宁澈早就应该醒来嚎啕大哭。
    一想到宝宝一个人孤孤零零挥舞着瘦弱的小手,无助恐慌伴随饥饿,还有随时有被发现带走的可能,还有其他的意外,温初安走上阁楼的时候脚步都发颤,她没有想过她会耽误这么久,她只是想到拿到钠离析剂就带着孩子一起离开。
    温初安突然觉得,盛靳年的离去,温芷晴的阴谋,都比不上她能回到孩子的身边。
    很意外,温初安回到了阁楼时候,温宁澈很安静,大大的眼睛看到温初安回来的时候,竟然挥舞了一下小手。
    温初安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温初安飞快的给温宁澈喂了奶粉,因为身体这样的折腾,就算怀孕了也根本没有多少体重的上涨,而一个人捱过了死去活来,到现在甚至连米水未进,甚至还被绑进了手术室,温初安根本没有奶水的可能。
    温初安抱着孩子,轻轻的摇晃,她不可能一直把孩子留在阁楼,她必须为他找到安全的地方。
    盛家?温初安看着孩子跟盛靳年相似的眉眼摇了摇头,想了想把电话拨给了自己的母亲。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温初安也不敢相信,一母同胞的姐妹,竟然是一路算计,温初安没有把握母亲会不会相信自己,但是做了母亲温初安才懂得血脉相承毫无保留的力量,母亲可能不会相信自己,但是绝对不会害自己。
    当年,就算全世界都认为自己先撞向温芷晴,后活体摘除她的视网膜,连父亲都痛心疾首,其他的亲友更是在盛靳年的激怒之下,连相信温初安都是一种罪过,只有母亲她陪在自己身边。

    盛少的天价弃妇章节完整阅读

    “既然不肯认,明知道晴晴活着也要进行手术,那就让她体会一把活着把她两个肾脏切出来是什么感受?”
    ……
    到死,盛靳年都没有看她一眼。
    还有阁楼的宁宁,他还那么弱小,她再没有机会看着他长大。
    她要死了,她还有那么多的遗憾,一想到无辜瘦弱的宁宁她突然什么都不想争了。
    连一直照顾自己的长大的母亲,为什么突然变成索命的厉鬼,她都没有时间去不甘心了。
    “安安,我苦命的安安啊!”就在这时,吴景兰凄厉的声音响起,一直死死拽住她头发的力量也突然被松下。
    温初安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般落下,似乎下一秒就被一个巨大的力量一把扯起来。
    温初安已经站不稳,蜷缩起身体,她猛然锤自己的中脘,建里***,猛咳一声,一大口血水伴随着刀片碎玻璃第一时间都咳了出来!
    刀片在温初安的口腔里制造出数不尽的伤口,不断的涌向口腔,温初安吐出刀片以后还不止的咳,血水一口接一口,她觉得那一口一口都是自己的命,可是她停不下来!
    “温初安!”就在这时,低吼的一声响起。
    盛靳年的声音?温初安噎了一下倒是停住了,她要死了,想看看盛靳年,一眼也好,但是她却直不起身体。
    下一秒,温初安被整个世界翻转,视野里出现盛靳年冷峻分明的容颜,深邃的长眸像是星辰一般,他紧紧的看着温初安:“温初安,看着我,不准睡过去!”
    温初安觉得大概自己是真的要死了,要不然怎么会看到盛靳年这样看自己?
    他从来不会这样看着自己,更别说这样抱自己,这算是……临终遗愿吗?
    “宁宁,宁宁……”血不断从温初安的唇角溢出,温初安贪婪的靠在盛靳年的怀里。
    但是温初安的发声都带着血水的咕噜声,盛靳年根本听不清。
    盛靳年紧紧的皱着长眉,怀中的女人轻的像纸片,尖细的小脸也跟白纸的颜色,甚至连嘴唇都没有了颜色,只有鲜红的血不断从她嘴角渗出,把他白色的衬衫都沾染了一片。
    温初安第一次胆大妄为的抓住盛靳年被她弄脏的衬衫,固执的重复:“宁宁,宁宁……”
    她要死了,宁宁是我们的孩子,盛靳年,就交给你了。
    盛靳年似乎听了一个宁字,他的声音有着自己都没发现的不稳以及轻柔:“现在别说话,以后再说。”
    温初安轻轻摇了摇头:“没,没以后……”
    盛靳年觉得一瞬间连呼吸都停住了,以前,她只会痛恨温初安,用卑劣的手段爬上她的床,占据芷晴盛家少夫人的位置,还那么残忍要夺走芷晴的视网膜!
    可是她轻轻的靠在他怀里,叹息的说没以后,他却无端升起一股暴怒,如果温初安死了,他要整个世界陪葬!
    “靳年,姐姐怎么了?”就在这时,温芷晴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温芷晴一把抓住盛靳年的手,声音颤抖地柔弱:“都是我的错,姐姐要是有什么,我怎么活下去。”
    温芷晴的声音让盛靳年回神,这个时候医生也围了上来,盛靳年把温初安交给医生。
    温芷晴跌跌撞撞的扑上来,但是这一次盛靳年却没有第一时间抱住她,温芷晴踉跄一步只能自己站住,眼底却划过一抹狠毒。
    “跟你没关系。”盛靳年的声音响起,安慰温芷晴,却一直看着温初安的方向。
    半个小时后。
    温初安醒了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盛靳年棱角分明的侧脸,温初安觉得整个人恍惚了一下。
    “靳年,车祸……”温初安一把抓住盛靳年的手,想要解释。
    可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就觉得整个嗓子像是已经被锯开一样的疼,不,比锯开更疼,细密的伤口已经红肿发炎,连呼吸都觉得要疼的不如继续昏迷。
    “初安,你醒了!”就在这时,吴景兰几步扑了过来,握住温初安的手。
    温初安几乎像是触电一般,缩回自己的手!
    吴景兰刚刚的表情太可怕,她说不管自己死没死都要摘下自己的肾脏的时候,表情像是看一条不肯被打死的狗。
    “你怎么这么傻?”但是吴景兰却哗啦啦的落下泪来:“宁愿吞刀片***,也不肯把肾捐给自己的亲妹妹。”
    ***?她没有,她还有宁宁怎么可能***?
    但是温初安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温初安太着急,以至于又剧烈的咳嗽起来,但是下一秒她一把抢过医护人员的正在记录事宜的医疗记录!
    她说不出话来,但是她可以写出来。
    吴景兰跟温芷晴看到温初安的动作猛然一颤,眼睛里的恶毒更见明显!
    “生日的时候,是芷晴对设计你!还有那次车祸,根本不是我指使的,芷晴亲口说的,她有先天性肾病,是她一手策划!”温初安语无伦次,因为写得字太慢,她更显得急躁,一边抽泣的写着,一边要给盛靳年看!
    这一切都不是做的,她对温芷晴没有亏欠,一切都是温芷晴的安排。
    “初安,你别说了。我知道你从头到尾都不想把肾捐给妹妹,一直找各种理由。可是你这样说的,是你的亲妹妹,你就算不想救他,也不应该这样毁了她,你已经是盛家少夫人,芷晴怎么办?”
    “她说谎!”温初安好着急,情急之下,连纸都被划破:“我不是***,是凌叔他把刀片按到我嘴里!”
    “你真是越说越糊涂了,凌叔看着你长大,看到你吞刀片什么都顾不上就要给你拍出来,你竟然说他想要杀了你?”吴景兰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像是快晕过去。
    “姐姐,你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是你怎么可以说凌叔?凌叔看着你长大,一直跟着妈妈,姐姐,你怎么污蔑我都可以,但是做人不能没有良心。”温芷晴哭得梨花带雨。
    温初安头疼欲裂,如果不是濒死的体验,吴景兰冷漠与恶毒的神情像是刻进了脑海里,如果不是咽喉的疼得像是断裂,她都怀疑那都是一场梦。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定可以查清楚,我都有了孩子,我怎么可能***!”温初安的脑袋飞快的思考,任何阴谋都不能天衣无缝。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盛少的天价弃妇(温初安盛靳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人物刻画的细腻饱满,故事情节波澜起伏,喜欢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哦!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