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袁志忠秦凝列无暇小说火热费章节部分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60举报小编:user29

    女主角叫秦凝的小说——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袁志忠秦凝列无暇小说火热费章节部分在线阅读带给你:小说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完整版阅读

    秦凝的爸妈在秦凝六岁的时候便离了婚,主要原因是秦家老太太嫌弃秦凝妈生的是秦凝这个女儿。
    秦凝自然是判给了妈妈,妈妈就带着秦凝回娘家了。
    刚开始,秦凝的爸——秦卫刚,还会三不五时的来看看秦凝。一年后,秦卫刚又结了婚生了儿子,便不再来看秦凝了,之后,连秦凝的妈妈生病去世,时年九岁的秦凝其实算是孤儿了,秦卫刚也没有出现过。
    秦凝和外婆相依为命,是外婆供着读的中学和大学。
    秦凝很心疼外婆,想不读书了,早点帮补家里,老人总是会阻止:“小凝,你只管好好的读书,钱的事我能解决,不用你操心。”
    外婆固执又寡言,秦凝就这么一个亲人,不敢违逆,只想着尽快大学毕业之后,好好的反哺。
    可谁知,等到秦凝大学刚毕业,老人却一下子病重,不久于人世了。
    临终前,外婆把一直戴在手臂上的、并不起眼的一个玉镯子吃力的脱下来,一把抓了秦凝的手,硬套在秦凝的手臂上,还对着镯子低低的喃喃自语着。
    老人哆嗦着嘴唇和苍白着脸,还说着谁也听不明白的话语,这样子让秦凝有些害怕。
    她抓着外婆的手说:“外婆您干嘛呀?你给我镯子做什么呀?您好好养病,等你好了,我还要带你出国旅游的呢!”
    老人摇了摇头,吃力的交待秦凝:“小凝,要是有一日,你在钱上头碰到过不去的坎儿了,你就刺破自己的手指,涂一点儿血在镯子上,然后把别的玉石和镯子放在一起,三五天的,你就能得到好东西了。
    切记切记,不要放超过五天!一个月,只能放一次,你也千万别让人知道这个事!你这孩子心太善,外婆留你一个人在世上,真是不放心,可外婆不行了,你好自为之!”
    很快,老人去了。
    秦凝一头雾水,伤心之余差点把这个事情忘记了。
    直到老人去世后的第二年,秦凝学开车不小心撞了人,需要赔一大笔钱的时候,才想起来老人临终的话。
    她按照老人说的话试了,把一块旅游时随便买的玉吊坠放在沾了她血的镯子上,放了一天,眼看着那玉吊坠开始变得通透起来,第三天,那原本只有一丝浑浊绿色的玉石便成了很大片的绿色,第五天,吊坠变成了大片绿花!
    秦凝惊讶得不知道怎么好,她再不懂玉石,那会儿看着那吊坠,也觉得那吊坠变得不凡了。
    她把吊坠卖了。
    那块一千五百块买来的普通吊坠,卖了八万块。买的人还连连赞叹,说这么好的玉,以后有的话还能再卖给他。
    从此,秦凝就衣食无忧了。
    靠着这宝贝玉镯子,秦凝两年内就买了车也买了房,还买的比较高档幽静的小区,日子过得轻松自在。可是,时间一久,她就把外婆交代的话忘记了大半,或者说,她好奇了,到底把别的玉石放超过了五天,会怎么样呢?
    她试了。
    她买了一只普通的玉镯子,和她自己那只沾了血的宝贝玉镯子放在一起,十天之后,那只普通玉镯子,变成了一只透亮亮、水当当的全翠镯子!
    秦凝惊呆了。
    她忍不住把手镯拿出去鉴定,鉴定的人一边惊叹说,这是玻璃种瓜绿翡翠,一边给出了一个估价:市场价最少五千万!
    秦凝心里倒开始害怕了。
    这么珍贵稀有的东西,她随便拿出来了,可不是招人眼惹事吗?怪不得外婆要那么嘱咐她,财不外漏,她还是明白的。从此她出入小心极了,甚至生出了搬家的想法。
    谁知道还没等她搬家呢,觊觎的人就上了门,还是她的亲生父亲——秦卫刚。
    也不知道秦卫刚怎么知道秦凝经济情况的,他一进门便求秦凝,说他现在遇上事儿了,他再婚生的孩子得了急病,需要换器官才能救,现在器官已经有眉目了,就是那几十万的医药费很难凑出来,秦凝现在过得好,请秦凝怎么也帮帮忙。
    刚开始,秦凝不想帮,这个父亲只在她六岁前有过亲情,六岁后,已经把她遗忘了,现在竟然跳出来请她帮忙,真是岂有此理。
    可架不住秦卫刚的软磨硬泡啊!
    这个已经五十岁的男人天天的来找秦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翻来覆去的讲小时候的事。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秦凝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看自己的爸爸说的那么凄惨,还几乎向她跪下来,她终究无法装作完全的漠然。
    她便给了秦卫刚十万块钱,还谨慎的说是外婆留给她的。
    可从此,好心的秦凝却掉进了甩不脱的泥沼里了。
    秦卫刚过段时间就来要钱,一会儿说是器官不适合,要重新配型重新花钱;一会儿说孩子需要营养费什么的,总之就缠上了秦凝,还直接开口要秦凝把房子卖了给他们钱。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在线阅读

    秦凝挠头:“姆妈,这种话,你叫我……怎么写……”
    “啊?你不会写啊?哦哦,那没关系的,你就大概大概写一下,商量还是要和阿三阿姨商量的呀!”
    秦凝觉得自己的老脸都要红了,不得不解释的清楚一点:“不是不会写。姆妈,这个嫁人……招女婿什么的,是不是说的太早了?”
    “啊?早?哪里早!你今年十四,明年就十五了啊,咱们村最早十三的也嫁了,最迟十八是老姑娘了啊!那,你嫁出去我是不舍得的!所以要早点和阿姨商量啊,要是我们这里招女婿招不到,叫阿山阿姨帮我们在部队看一个!你写,一定要写!阿山阿姨见过世面,让阿山阿姨帮我们想想,啊,乖囡!”
    这看着颇好脾气的秦阿南,却在这个事情上固执起来,秦凝抚额。
    没办法,她要这么写就这么写吧,反正她秦凝是不想结婚的,男人有几个好的!
    秦凝就只管按照她说的写了,家长里短,写了五页纸,还好前世的时候外婆通文墨,秦凝很小的时候,外婆不给她轻易出去玩,就让她在家写大字,她如今的几个毛笔字颇拿得出手。
    最后,秦阿南还叹气:“唉,我也没什么寄给你阿山阿姨!这些年,尽拿她的东西了。人啊,欠着别人的,心里总是过意不去的,别人说阿山阿姨过得好,给我一点算什么,话怎么能这么说呢,阿山阿姨自己不要过日子的?在外头生活,连根草都是钱啊!”
    秦凝很认同秦阿南的想法,再好的人际关系,血肉亲情,也应该是有来有去的,而不该是一方单方面的付出,这样才能长久和睦。
    秦凝便说道:“姆妈,我有个主意,你看要不要……”
    秦凝趴在秦阿南耳朵边说了几句。
    秦阿南两眼发亮:“真的?”
    “真的!现在天黑了,你等一下,我出去拿!”
    秦凝拎着一个篮子就出了门,在外边随便溜达一圈,就从空间里拿了几十个番薯出来回家了:“姆妈你看,我那天从秦述床后头拿出来就埋在外头地里了,我们做番薯干给阿山阿姨寄去!”
    秦阿南翻着几个红皮番薯,说:“哎哟,这么好的番薯啊!秦述觉悟比我还差,我只是吃自己的,秦述竟然偷生产队的!囡啊,你说,我们是不是要还给生产队啊?”
    这可把秦凝吓坏了。
    “姆妈啊,你还给了生产队,怎么说啊?说我装神弄鬼才从秦述家床后头翻出来的?”
    “啊,对对对,不能说不能说。那,吃了!不不,煮了!”
    “煮了不好寄出去,我们做薯干。”
    “怎么做啊?”
    “姆妈,你帮我烧火,我来做。”
    母女两个倒腾了小半宿,秦阿南烧火,秦凝在灶上忙。
    先是洗净切条蒸了半熟,再放在锅里小火慢慢烘干,等第一锅快好的时候,秦凝先拿给秦阿南尝:“你试试怎么样?”
    “哦哦哦,好吃好吃!哦哦哦,我的囡番薯干也会做的,囡啊,你去把信拿出来,把这个事情添上!”
    秦凝晕死!
    这种事怎么好和人家说呢,她只好如实劝秦阿南:
    “姆妈,这个事还是不要说了,阿山阿姨是军属,要是知道我们半夜在家做这些,再问我们红薯哪里来的……算了吧。”
    “……对对!谁也不能告诉!那个,囡啊,你留几根我吃啊!”
    “你放心,地里还有几个,我明天晚上去挖出来,改日单独给你做。”
    “真真好的!囡啊,我开心死了!”
    秦阿南心满意足的去睡了,毕竟劳动了一天,又干这半宿的活,实在是累了,秦阿南一会儿就睡着了。
    秦凝洗了锅灶,把门户又检查一遍才去西边的房里睡。
    秦阿南给了秦凝房里一盏煤油灯,还把她自己房间的箱子扛了一个过来,被子也选好的给秦凝,现在秦凝住的,和在秦达家已经是天翻地覆了。
    她也赶紧的上了床,放下帐子就进了空间。
    哎呀呀,吓她一跳,下午丢进去的草,已经窜了半人高!
    夜饭花也长出了枝叶,一丛丛的开在竹子的附近,虽然还没有开花,但很是茂盛。
    看来,越是平常的东西,在空间里越是长的快啊!这样的话,明天的两个工分就有了。
    秦凝又去看竹子,昨天的竹子又长高长粗了好多,但昨天拔走竹笋的地方,又长出了许多的竹笋,抬头看昨天那香椿树也是一样,昨天采掉的半天,果然又长出了将近一倍多。
    看来,这个空间真的是只要收割了,第二日就会成倍增长的神奇土地。
    秦凝高兴极了,却发现还不止如此。
    她昨天采了放在香椿树下的一些嫩香椿和一根鲜竹笋,完全的没有失去水分,依然像是刚刚采摘下来一样的鲜嫩。
    而撕开成条摊在石头上风干的笋条也一样,并没有风干,而是依然嫩嫩的,像刚刚撕开。
    这么说,这个空间是有保持食物鲜美的功能的呢!
    既然这样,不风干就不风干吧!改天她得试试,别的拿进来的东西是不是也能这样,要是一直有保鲜的功能,这空间岂不是一个特大型保鲜冰箱了吗,不要太幸福啊!
    秦凝心情美极了,去把竹笋和香椿芽都撸下来,因为只有撸下来,明天才会长出更多,而撸下来的东西还能保鲜,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的话,不用多久,新鲜竹笋和嫩香椿芽都可以卖钱了,这是这个时代能来钱比较正当的方式了,她心向往之啊!
    处理好这些,秦凝又把下午拔的野生茭白和野生菱角放进月亮河。
    月亮河的水不冷不热,舒服极了,秦凝趴在河岸上种了几棵野生茭白,忍不住翻了裤脚进了水里走了一会儿。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袁志忠秦凝列无暇小说火热费章节部分在线阅读 ”全部内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