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架空历史 > 玫瑰狼烟(江城李萧萧写的小说)免费阅读章节
玫瑰狼烟(江城李萧萧写的小说)免费阅读章节

玫瑰狼烟(江城李萧萧写的小说)免费阅读章节

1940年6月,膏药旗占领下的上海,汪伪的傀儡政府势力正盛。作为亚洲第一的国际大都会,依旧歌舞升平的表象之下,因各方势力短兵相接,气氛变得愈加动荡而血腥。第 一章公海之上,一艘客轮正由美国驶向风雨飘摇中的上海 。 “快到上海了!”被嘈杂声吵醒的冷凡,将头埋进被子暗自伤感!怎么也想不到,19岁一开局就这样悲催。一个半月前,一心梦想成为画家的她,报考法国著名的……。

5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要人物:冷家与贺家有生死世交,冷家后得女——凡。两家通过抓周攀结娃娃***时,不想,凡两手各抓一个。命里疑似注定将与贺家两兄弟产生剪不断、理不断的情感纠葛。1940年,长在美国的19岁凡回到上海,学习国画。此时正逢上海最是动荡不宁,各方势力犬牙交错之际。贺家两兄弟,一个军统精英,一个***骨干。两人先后爱上冷凡。在各自领命完成潜伏、锄奸等任务的碰撞中,也上演了一部交织着爱情、手足情、友情等众多元素的谍战大剧。本书以真实历史为背景,并融入多个真实历史事件进行改编。

玫瑰狼烟精彩章节阅读

1940年6月,膏药旗占领下的上海,汪伪的傀儡政府势力正盛。作为亚洲第一的国际大都会,依旧歌舞升平的表象之下,因各方势力短兵相接,气氛变得愈加动荡而***。

第 一章

公海之上,一艘客轮正由美国驶向风雨飘摇中的上海 。

“快到上海了!”被嘈杂声吵醒的冷凡,将头埋进被子暗自伤感!怎么也想不到,19岁一开局就这样悲催。

一个半月前,一心梦想成为画家的她,报考法国著名的波尔多国立美术学院,参加驻美招生机构初试那天,冷凡受内伤严重。

试前她就听说,通过率只有百分二十,心想一流学府的门槛果然有些高不可攀,可她依旧满怀期待。眼看着考生一个个心惊胆颤地***,大多垂头丧气地出来,冷凡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有一个印度大眼哥先她初试,那大眼哥展示的作品是细密画。印度细密画以绚丽宗教色彩在世界艺术品界享有重要地位不假,可冷凡实在看不出这大眼哥的技法有何建树。可没过多久,那大眼哥就出来了,兴奋的像个猴子,估计***得好评,实在引人羡恨。

轮到冷凡入场后,她毕恭毕敬地向评委展示她精心挑选的静态油画“秋之湖”。一众评委看上去兴趣不大,其中一大胡子评判双手一摊,“没个***、没思想、没灵魂,只配放在普通人家当个墙饰。”

初试未过的冷凡悲愤难当:通不过也罢,还这般毒舌。舌毒也罢,声音还那般洪亮。

几日后,冷凡才渐渐看开,那舌毒评委似乎也没说错什么。一个东方面孔拿着他们见惯的油画作品应试,怎能得好。

向来不服输的她由此想到,该去**寻找创作根基和精髓。本以为这个逆天的想法会遭到父母的各种反对,她甚至想过要演一出离家出走的戏码相逼。没想到,父***竟然同意了。这让她极为惊诧——怎么可能?以前自己的想法总会招来父母各种反对,总需她哄一哄或闹一闹,如此折腾一番才能得偿所愿。

父***说,他在上海有个过命交情的老友,回国进修的事,此人或许能帮上忙。

一个多星期前,冷凡原本该与父母和大哥一起乘船去上海。可上船后,给父母留下一封短到不能再短的信后,就趁他们不注意,悄悄溜下船。

几年前,冷凡曾读过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写的长篇科幻小说《八十天环游地球 》。英国绅士福格先生的离奇经历曾让冷凡惊叹不已,渴望有一段可吹可显的独行经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下班驶向上海的客轮三天后才起航。上船前,冷凡一直幻想着会有怎样的奇缘奇遇发生,就算遇不到福格先生那样的绅士,也该有个风流倜傥的公子供旅途消遣解闷才算不枉此行。可是理想与现实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登船时,是何等的兴奋,这客轮算不上豪华,却也说得过去。她上上下下地逛了一圈,见着几个年轻俊郎的,却已是别人的护花使者,让她颇为失望。航行了第二天,她开始出现恶心、头晕等昏船症状,以至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吃不下饭,就算想吃,没人给她端到眼前。这几天大部分时间全靠包里的零食裹腹。

要说奇遇还真是有的。昨夜原本月朗星稀,可半夜时分天色突变,波涛汹涌尽显狰狞本色像要急于将客轮一口吞没。

一个***的摇晃,将她从床上掀下床,额头重重磕在床脚,她下意识***了***头,还出了血……还没等回过神来,又是一阵无规则、全维度剧烈颠簸,她惟一能做的就是趴在地上,双手牢牢抓着焊在地板上的床腿,这造型如果讲给朋友怕是颜面尽失。她想着福格遭遇大风浪时,其实是不是也会她这般儿狼狈不堪状,反正书上不是这样写的,他总是如何机智,镇定自若什么的。

与隔壁惊叫的旅客一样,惊恐中,她一度绝望地认为可能会葬身大海,她甚至幻想——什么鱼会有那样大的福气饱食自己的遗骸?两小时后,风浪才渐渐平缓。

走到甲板上,看着同行的旅客相互拥抱安慰,她心里极不是滋味,再***自已头上、身上的多个伤痛处,她第一次感到孤独无助,甚至眼眶发酸发热,可转念一想:“我哭给谁看。”真真地憋了回去。眼下,她的肠子都悔青了。

她总算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书不是不该看,是不该信。虽然这次海上之旅如同噩梦,可她还是要感谢上苍肯浪下留人。

再次站在甲板上的冷凡,果然看到远处的天际线上,显现一座灰色的城市轮廓,而后这城市越来越清晰的展现在眼前。她对上海这个出生地,没半点印象,因为离开时,才刚刚学会走路。

她料定自己现在的样子狼狈无比。一想到大哥可能因见到自己这般模样而笑得几天合不拢嘴,她决定打扮一番,绝不能便宜大哥冷然拣这么大一个乐子。事与愿违:客轮震荡时,她的化妆品或洒或摔坏,全军覆没,这让她感到十分沮丧。她向同船一个叫敏姐求助时,也只借到一面镜子。拿起镜子一照吓了自己一跳,刚上船时,那个古灵精怪的、别人口中的小仙女怎么变成一付从墓地里爬出来的女鬼模样。

怎么办,怎么办……她突然想到一个主意。她觉得这个主意肯定把大哥气炸,自己反过来能乐上一礼拜也说不定。她跟敏姐兑换了少量法币后,感到元气开始在身体内复苏。

下午2时许,客轮终于靠岸。

她压低帽子,躲在敏姐的身后下了客轮,并且没让冷然发觉。

自她踏上这块土地开始,命运就被彻底改写,这是她始料未及的,那些刻骨铭心的经历相比夺命海浪更为凶险、残酷。

第二章

冷然急得团团转,他和旭光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上海港码头。上海港码头**绸密,码头工人、商贩、青洪帮、洋人、乞丐……可谓鱼龙混杂。

可眼看着客轮上的旅客都***了,冷然也没有见到该死的小妹,原本他是打算接到小妹后,要先教训她一番的。因为小妹逃船的事,父母却责怪他没给看牢,着实被狠狠骂了一回。与以往受小妹诛连挨骂不同,这次父母当真是动了肝火,他觉得自己这祸背得要多冤有多冤!

“我这个小妹,其实就是被宠坏的小妖孽。几天不惹出点事,就浑身不自在。在自家地盘惹事生非也就算了,就怕以后少不了要给你贺家添乱添堵!”在冷然眼中,小他7岁的小妹被父母宠溺的无法无天,而且每次小妹惹祸,挨罚挨骂多是自己。按捺多日的怒火原想着可以痛快发泄,现在看来只能作罢。迟迟不见人影的他暗自祈祷,只要能接到人,旁的事也就算了!他委实想不出,小妹是真出事了,还是又在恶搞着什么?

在**局特情处供职的旭光听着冷然对妹妹的数落,并不以为然。一个小丫头还能淘气到哪儿?只要不是那种胡乱发大小姐脾气的就好。况且他向来欣赏***情活泼的女生,那种一举一动都拘着的大家闺秀,还真不是他的菜。本来接站这事应该是二哥耀光,可是耀光说有台手术,硬是差遣他来了。

想比冷然一脸的焦躁,旭光显得冷静许多。他刚刚拿着冷凡的照片问过一个旅客“有没有见过这个小姑娘?”那人认定下船前还曾见过。由此他认定人要么还在船上,要么就是下船后没看到寻人的牌子,走失了。他命手下阿南将寻人的牌子举高些,再去远去找找。他安慰冷然说:“别急,人肯定给你找到!”

“先生,给点钱吧!”一只小***手伸向正在四下张望的冷然。

这已经是等人的一个多小时中,第四个冲冷然伸手要钱的乞丐。他有些不耐烦了,掏出一个硬币随手一丢,挥手示意拿钱赶***走人。

不想小***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角,赖皮赖脸地低声恳求:“多给点吧!”原本焦躁的冷然,喝了句:“把手给我拿开!”

可小***手就是不肯放手。

站在旁边的旭光觉得这个身材细长、头戴破草帽的小乞丐胆子实在太大了,竟胆敢在自己的眼前如此撒野。刚想拿出**的霸气,又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穿制服。可出于职业习惯,他一把手抓住小***手的小细胳膊,轻轻一拽就将他从冷然身边拎开。

没想到,刚一松手,小乞丐怒气冲冲地丢下一句:“讨厌!谁要你多管闲事!”

然后又绕到冷然身后,举起拳头砸向其后背:“你个骗子,你骗光我家所有钱!还害我流落街头!”并故意用脏兮兮的小手抹着冷然笔挺的西装。

冷然被突如其来的画风整懵了。“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旭光从未见识过如何放肆的乞丐,脸上一付大兵压境的样子,他下决定出手教训一下这个无赖小乞丐。

小乞丐见旭光来势凶凶,刚想抽身跑开,结果被旭光一把抓住后脖领,身子也不由自主往后仰,人虽然没有摔倒,帽子却掉了,长长的秀发滑了下来。就在旭光瞬间愣神时,听到冷然喊了一句:“小妹——”旭光放开了手。

这抹了一身***煤灰的小乞丐就是冷凡。冷然气得抬起手,冷凡却神气活现地说:“打我呀!你敢打我,我就说是因为你惹我不高兴,才下的船,看爸妈怎么收拾你!”

“行,算你狠!”冷然除了吓唬,拿妹妹向来没招。

初见冷凡笑得一脸阳光的照片时,旭光还有些妒忌二哥艳福不浅。可眼前这个看不出模样的本尊,旭光开始担心二哥能否消受得了这妹子?这也是旭光第一次遭到女生戏弄。他所认识的女子没一个敢在自己面前这班造次。虽然有些小恼,可也不好发作。他只拱拱手说:“请问冷小姐,您是坐船来的,还是从海底钻过来的?”

“书中行侠仗义的,不都是穿着斗篷、杖剑亮相的吗!你这秃手秃脚的,一看就不正宗!”想着刚被他的爪子狠拽了几下,又遭揶揄,冷凡自然要回敬的,半阴半阳说了一句还觉不***,又假意语重心长地说:“年青人,连老人家们闹着玩都辨别不出,怕是你出道有些早啊!”

“你有错在先,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这是贺家三少,你得叫三哥!”冷然知道小妹嘴上是从来不肯吃亏的,不过也该分个场合。

冷凡有点吃惊,先是挤出笑容,后又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三 哥 好!”并端出公主的架子,高傲地伸出沾满炉灰的右手,像是等着旭光前来朝拜似的。

旭光僵在原地,握不握手,这是个问题。

“先找个地儿洗洗!”冷然解围。

冷凡冲旭光得意坏笑。

第三章

原来冷然下船后,先将行李寄存,而后看到寄存处附近一户人家外面晾着几件破了***的衣服,于是便问正在烧饭的女主人:“这衣服可卖吗?”

那女主人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姐,你要这破衣服干嘛?”

“你只说卖不卖,我乐意高价买。”

那女主人笑着答:“卖,要多少有多少!”

冷然换上旧衣服后,又向女主人要了一***破草帽戴和破布鞋。为了不露出马脚,她先是往脸上、手臂、腿上抹了炉灰,又在嘴里含了两块糖,然后兴高彩烈捉弄大哥冷然去了。

旭光帮着冷凡从寄存处取出行李,又帮着放到吉普车尾箱。后对冷家兄弟说:“前面不远就有一家可以沐浴的客栈。我们走着过去吧。”

路上,冷然的气还没全消,问冷凡:“这破衣褴衫哪整的?”

“不能偷,只能买了!”冷凡回答得不屑一顾。

“这还用花钱买。你是脑袋烧坏了还是败家?”

“演戏,当然得花钱买道具。”

“就算演,你就不能演点干净、赏心悦目的?”

“悲剧演好能当大师,比如卓别林!”

“我可没见过演乞丐当红的!”

“好吧,我接受批评,下次考虑演***!”

“我打断你狗腿,你额头怎么回事?”

“想拣笑话听啊?我偏不告诉你!”

“真应该让父母瞧瞧你这个鬼样子!看他们收拾你不?”

“才不怕,早被他们骂的没知觉了!”

……

一路上,兄妹俩一直在舌战。旭光根本插不上话,只能听着。暗想,这小丫头果然牙尖嘴利,有点意思,今天算是平手。

经过一家百货洋行时,冷凡嚷着要***买化妆品。可刚要***,就被门童拦住,冷凡明知是乞丐的扮相惹的祸,可面子上终究过不去,刚想痛快一下嘴。不想被旭光拉抢先一步说:“我的人也敢拦!”

被解围的冷凡并不领情,心想,鬼才是你的人呢!口红、香粉、胭脂……专拣贵的,而后冲旭光道:“我三哥也叫了,还成了你的人了,总得送点见面礼吧!”

旭光一时语塞,并未理会冷凡。心想,花这点钱倒不算,如果让二哥知道,还不误会了!

“谁都敢讹,不像话!”冷然付钱结帐。

到了客栈,旭光抢先付账开的一间可以洗澡的房间。然后他和冷然在大堂候着,让冷凡独自进入客房洗澡。洗澡前,冷凡对了镜子照了照,吓了一跳,这是谁,这是谁?真是我吗?怎么可能。她迅速脱掉衣服,并全部扔进了垃圾桶。在浴桶里狠狠洗过三遍,才觉神清气***。

冷凡从包里翻出一件修身的高领长袖蕾丝连衣裙套在身上。这行头是父母指定的,可她并不喜欢,虽然看上去很飘逸,可她觉得领口太***,勒着喘不上气。她穿这裙子还有一层原因,想必父母这时候正怒火中烧,这时候违命等同火上浇油。

又化了精致的淡妆,冷凡才款款地走了出来。

再见冷凡时,旭光愣住,眼光的白衣少女身材修长、皮扶白皙,眼神灵动、秀发松散地盘在头***,无比的清新脱俗,比照片鲜活生动许多。冷凡见他有些吃惊的样子,故意凑近旭光并小声调侃:“惊艳到你的,是衣服还是人?”

旭光回过神来,“我只是奇怪,你这嘴招惹了谁,脑袋被打成这样!”高冷加嘲笑的回答,让冷凡的脸有些绿!

冷凡用鼻子“哼”了一声。

哥特式、罗马式、文艺复兴式、巴洛克式……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许多堪称当代建筑艺术的典范之作,加上万商云集、五方杂处的景象让冷凡感叹上海的繁华。

行至一条商业街的入口处时,冷凡突然看见前方**中跑来一名身穿***色中山装的青年男子,随着两声枪响,这名男子爆头倒地,血从头部汩汩冒出,滩流在地面上。距离车头不过七八米远。

小编点玫瑰狼烟小说

《玫瑰狼烟》是一本由江城李萧萧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