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小说章节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小说章节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小说章节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甜宠文——请问你是哪颗糖全文阅读小说搞笑又高糖的小说,男女主蒋妥傅尉斯秀恩爱撒糖撒的满校园都知道,好甜啊!精彩内容欣赏:“哎,听说蒋帖现在是个研究生还马上要去读博士啦。啊,我这一通忙。

5

举报
下载阅读

甜宠文——请问你是哪颗糖全文阅读小说搞笑又高糖的小说,男女主蒋妥傅尉斯秀恩爱撒糖撒的满校园都知道,好甜啊!精彩内容欣赏:“哎,听说蒋帖现在是个研究生还马上要去读博士啦。啊,我这一通忙,也还没来得及去看看他。”“诶,你说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点击立即阅读开始吧!

小说介绍

一场车祸让蒋妥失去了十年记忆,只记得自己是个无忧无虑的舞蹈学生。
现在的她不仅是影后,还传闻身后有神秘靠山。
一次活动,媒体长.枪短炮指着她问:“您真的跟傅先生分手了吗?”
蒋妥却满脸问号:“请问傅先生是谁?”
在场媒体朋友全部静谧,默契十足地对她背后的那位靠山不可言说。
后台。
傅尉斯嘴里咬着烟,一脸的冷漠疏离难掩贵气。
朋友在一旁调侃:“你说说你,养了那么多年的小***翻个脸就不认人了。”
傅尉斯将烟熄灭揉碎,冷冷开口:“分了。”
朋友翻了翻白眼:“分手了?有本事您给手机屏保换一个成吗?”

请问你是哪颗糖在线阅读章节

下午两点,暖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懒散地让人只想盘旋一处小窝打盹。
不是扫墓的时间点,所以放眼望去,整个公墓处似乎只有蒋妥一个人。
按理说公墓这种地方给人的感觉是要阴森一些,可今天天气好,又是开春的时节。这风水宝地坐北朝南,集日月精华,四周都是茂密植被,反而空气清新,让人心旷神怡。
“老头,我来看你了。”蒋妥抱了一束白色的翠菊,缓缓坐在蒋财富的墓碑前。
虽然父女两个人水火不相容,但蒋妥对于蒋财富的喜好还是了若指掌。她将带过来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摆在墓碑前,笑着说:“看看,你最喜欢的二锅头,还有酱肉。对了,烟也给你点上,今天就不说你了啊。”
墓碑上有一张蒋财富的照片,那是的他模样还十分年轻。
年轻时候的蒋财富是个帅小伙,大眼高鼻梁,用那个时代的话说,也算是一颗草了。
不幸的是,到了中年后蒋财富就开始发福,啤酒肚放荡不羁,地中海的面积越来越大。光是秃头和啤酒肚其中一样,就足以毁掉一个男人,他两样都占了。
蒋妥看着蒋财富的照片,心里仍然有一股子的不真实感。
“老头,我失忆了,你信吗?”蒋妥说着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二锅头。
跟面前的满杯碰了一下,蒋妥将一小杯酒一饮而尽。
“嘶……”还真是烈。
蒋妥抹了抹嘴,接着说:“我出了个小车祸,醒来后就不记得这十年发生的所有事情了。医生说我随时有恢复记忆的可能***,但具体时间他又说不上来,你说他水不水?”
“但我还算乐观啦,失忆了就失忆了吧,小时候还盼着自己快点长大呢。诶,我现在可是影后诶,很多粉丝的你知道不知道。”蒋妥说着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你总担心我长大后没出息,我现在算是为你蒋家争光了吧。所以你看看你,有时候就是死鸭子嘴硬,承认你女儿优秀有那么难吗?”
“对了,听说你生病那三年都是你女儿我忙着跑前跑后的。你以前还说我不孝,所以你看看你,我可比你那个后娶的老婆好多了吧。以前你总为了你那个老婆骂我,你就说你后悔不后悔吧。我还听老王说,你那个老婆可是看都不看你一眼。”
“哎,听说蒋帖现在是个研究生还马上要去读博士啦。啊,我这一通忙,也还没来得及去看看他。”
“诶,你说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
说着说着,蒋妥抱住自己的双膝,把脸埋在膝盖上,闭上眼。
学生时代的蒋妥这个时候往往会在课堂上走神,眼皮止不住地往下盖,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好好听讲。
但有时候却是真的忍不住,说好了眼睛只一闭一会儿,可一睁眼一节课就过去了。这一节课过去,知识点全部一片空白,晚上回到家的时候面对着作业本一头雾水抓耳挠腮。
蒋财富这个时候就要过来数落蒋妥一句:“这么简单的题目你都不会做吗?你上课是在干什么?要是被我知道你上课在***觉你这个星期的零花钱就休想有。”
这么一想,这一切仿佛都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因为小时候没有妈妈管教,蒋妥小时候便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她在乡下成天跟着一帮男孩子混,晒得乌***不说,脾气也跟个男孩子似的。女孩子身上的温软贤淑跟她半点搭不上边,她还有事没事的整天充当山大王跑去给人男孩子揍一顿,说是给弟弟蒋帖报仇雪恨,最后还是蒋财富来收拾烂摊子。
时间久了,蒋妥闹出的动静越来越大。蒋财富一看不行啊,于是连忙把蒋妥和蒋帖接到了自己身边,顺便寻思着给这姐弟两人找个后妈。
对于找后妈这件事,蒋妥一直很反感。后来事实也证明,她那个后妈的确让她不省心。
跟弟弟蒋帖比起来,从小蒋妥就不是什么学习***好的姑娘,因此蒋财富走偏门让她去学了舞蹈,说是以后走艺术这条路。
可偏偏不巧,蒋妥在舞蹈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天赋,她跳舞也不让蒋财富安心,三天两头嚷着自己是只笨鸟。蒋财富便让她笨鸟先飞,别人花一个小时练习动作,那她就花两个三个小时。蒋妥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王培凡,她们两个人名副其实是班级里的吊车尾。
后来说起来,蒋财富才知道当初舞蹈老师看中蒋妥还是因为她那张脸蛋长得不错。
十三四的时候,蒋妥已经出落地像个美人了,跟小时候的模样完全两样。她是那种十分典型的女大十八变,想当初蒋财富第一次抱蒋妥的时候,差点没被自己这个女儿给丑哭。儿子蒋帖则不一样,不仅长得好看,还听话懂事,简直和姐姐蒋妥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时候蒋财富就总是说:“蒋妥,你就不能学学你弟弟吗?”
别人都是弟弟学学姐姐,她倒反过来了,弟弟蒋帖还比她小四岁。
蒋妥自嘲一笑,大概在蒋老头的眼中,她除了长得人模人样一点以外,再也找不到其他优点吧。
不知不觉,蒋妥就这么坐在蒋财富的墓碑前坐了好几个小时。
她喝了不少的酒,还自言自语说了一大堆的话。有点微醺,但也不至于喝醉。
王培凡原本在山下玩手机,看看时间差不多,她也上去。一上去就见蒋妥又准备倒酒喝,她连忙拦着。
蒋妥没有什么酒瘾,不让喝就不喝。
只是自言自语说了个把小时的话,她口干得很。
王培凡先是跟蒋财富打了个招呼,她这些年也经常跟着蒋妥来这里扫墓,上一次来这里是年前的时候。
“要走吗?”王培凡问蒋妥。
蒋妥点点头,起身拍了拍***,说:“走,我要回老宅看看。”
“老宅?”王培凡顿了一下,“你是说你爸的房子啊?”
“嗯。”蒋妥眯着眼看着王培凡,“你别跟我说那个房子已经被卖了?”
“卖倒是没卖。”王培凡叹了口气,“就是自从你爸走了之后,那个房子就是你后妈在住了。你和傅尉斯谈恋爱之后就***了,也没有说去要回房子,你弟弟吧也一直是住校的,所以反正现在那房子是你后妈一家人在住。”
“后妈一家人?”蒋妥皱眉。
“是这样的,你爸走后她就再婚了,她跟现任丈夫一起住在你爸的房子里。还有她的那个女儿,现在也住在那里。”王培凡如实说。
蒋妥笑了,“我的心地就那么善良吗?又是做慈善,又是把房子让给我最讨厌的继母。你告诉我,我还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王培凡***了***唇,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其实你也没有那么善良啦,那房子是被你继母给占了的,不是你给的。”
蒋妥笑,“我就说。”
她说着拽着王培凡的手下山,“走,咱们去拜访拜访这位继母大人。”
她蒋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绝不是。

请问你是哪颗糖完结全文精彩内容试读

说起来,蒋妥的家还就在南州市森林公园不远处。
二十多年前的时候森林公园还不是森林公园,只能算是南州市偏远的郊外。从这里到南州市市区,走路要走一个多小时。
蒋财富就是在二十多年前买的地基自建房,身边的朋友都说这里位置太偏,但他也没有办法,那会儿手头没有钱。
可如今,因为城市的飞速发展,森林公园被政府划为重点项目建设,***接着旁边规划了大学城和新区,交通也越来越发达。一时之间,这附近的地皮和房价就翻了数倍,有的甚至是百倍。
但房价翻倍归翻倍,对于只有那么一套房子的蒋财富来说,他也不可能卖了房子。哪怕当时他患上癌症花钱如流水,他也没有想过卖房子。可能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房子没了,家也就散了。
从公墓下来后,车子直接开到了蒋妥的家门口。
蒋妥今天一身***,***色小脚裤,***色的大衣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落寞不少。她将乌***头发挽起一个发髻,就像是以前在学校练舞时的样子,露出饱满的额,也让这张360度无死角白净的脸庞充分散发魅力。
下车后蒋妥戴上***色墨镜,特地吩咐王培凡不用来。
王培凡有些***张:“你打算就这么过去把你继母一家赶出去吗?小心她们动手打你。”
蒋妥没被王培凡的话笑死,她伸出自己缠着纱布的手,对着空气挥了挥说:“小时候我一拳头就能***一个男生,你忘了吗?”
王培凡一脸无语:“注意点形象,你现在是公众人物。”
蒋妥一脸无所谓:“我是那种在意形象的人吗?”
说罢一把拿了王培凡挂在胸前的手机:“这个借我用用。”
绕着房子四周看了一圈,她的步伐很慢,像是要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些记忆。
十年,她家附近的变化也不小。周围规划得更加整齐现代化,街道干干净净,门口还种上了两颗行道树。
此时她家的大门微微敞开着,她便伸手推开了门走***。
这是一套五层楼高的自建房,一楼是空着的,二楼是厨房和客厅,三楼四楼则共有四个房间。
蒋妥是初中才跟着爸爸一起到这里生活的,在此之前她住家乡下跟爷爷奶奶一起。在这里她一直是住在三楼,因为有个阳台,落地窗一推开就能享受暖阳。
虽然住在这里的年限不算长,但到底有留有一段回忆。
家里的变化不大,还像是十年前的模样,就连家具也不见翻新。这倒是和蒋妥记忆中的温和,也让她这几日躁动的心平静了下来。
蒋妥终于知道,她没有安全感。
一觉醒来失去了十年的记忆,身边的人事物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偌大的城市也似乎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无论她的外表看起来多么不在意多么无所谓,可她的心里是不安的。
但回到了熟悉的家,一切就都尘埃落定了。
蒋妥刚走了几步,便听到楼上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喊:“妈,是你回来了吗?”
这声音蒋妥似乎认得,她顺势回答:“我回来了。”
楼上的滕佳佳一听不对劲,一边跑着下楼,一边道:“是谁啊?”
蒋妥就淡定地站在原地,双手背在身后。
滕佳佳跑下楼来看到一身酷***的蒋妥时明显一怔,接着笑道:“呦,不知道是什么风把大明星给吹来了。”
蒋妥摘下墨镜,仔细地看了眼面前的滕佳佳。
两个人是同岁,那么今年的滕佳佳也27岁了。
在蒋妥的记忆里,前几天她还和滕佳佳闹得不可开交。因为滕佳佳诬陷她偷了爸爸的钱。
其实那钱是滕佳佳偷的,被蒋妥发现后准备去告诉爸爸,谁料被滕佳佳反咬一口。
滕佳佳面不改色,先发制人,一口咬定就是蒋妥偷的,并且信誓旦旦她是发现了蒋妥的恶行。
不知是先入为主还是蒋财富偏心,加上一旁的继母帮着自己的女儿滕佳佳说话,一时之间蒋妥反而成了众矢之的,百口莫辩。
蒋妥气得浑身颤抖,转而要去撕烂滕佳佳的嘴脸,不想蒋财富一巴掌先落在了她的脸上。就连弟弟蒋帖帮蒋妥说了两句话,也被蒋财富一阵臭骂。
从小到大,不管蒋妥怎么调皮怎么闹腾,蒋财富从来不蹭对她动过手。
那天一气之下,蒋妥离家出走了。
记忆里仿佛不过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可是一转眼,滕佳佳变成了这副样子:不修边幅,头发凌乱。和精致的蒋妥形成鲜明对比。
看着眼前的滕佳佳,蒋妥突然有种不战而胜的喜悦。她的心情大好,难得有心事开玩笑:“西北风把我吹来的。”
她现在穷得只能喝西北风了。
滕佳佳缓缓走过来,手下意识轻轻地扶了一把腰。蒋妥这才注意到她衣着宽松的原因是因为小腹隆起。
“怀孕了?”蒋妥好奇地问。
滕佳佳不答反问,带着些许警惕:“你来我家干什么?”
蒋妥笑了:“你家?干什么?”
她的笑容轻蔑,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但蒋妥懒得跟这个颠倒是非***白的女人争辩,她一边低头摆弄挂在胸前的手机,一边漫不经心问:“你妈呢?”
“买菜去了。”滕佳佳回答。
说人人就到。
郑淑芬提着一口袋的菜推门进来。
在见到蒋妥的一瞬间郑淑芬也有点意外,她在门口顿了一下,随即笑道:“小妥来了呀?真是好久不见呢。晚上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刚好我要做饭了。”
算起来,自从蒋财富去世以后,她们至少有五年的时间没有没有见过面。不过因为蒋妥是明星,郑淑芬经常能看到她的广告。
眼前的人,蒋妥却连基本的礼貌也不想给,她想起这些郑淑芬对自己女儿和他们姐弟两个人的双标待遇,心里就是一肚子的不平。但那些跟爸爸生病而她冷眼旁观落井下石比起来,都差太远。
王培凡告诉蒋妥,在蒋财富生病的期间,郑淑芬非但不看蒋财富一眼,还拖着不离婚,目的就是想占有蒋财富的这套房子。
人心可以恶毒到什么样的地步?大概郑淑芬是对一个将死之人说:“你怎么不早点去死了一了百了,省得连累我们所有人。”
蒋财富就是在郑淑芬的***下,第二天一大早跳的楼。
虽然这些记忆对蒋妥来说都是一片空白,但想到王培凡说的这一切,蒋妥打心底里生出一股子寒意,她冷冷开口:“郑淑芬,收拾东西搬出去吧,我菩萨心肠,给你们两天的时间。”
郑淑芬一听就着急了:“你这个小丫头搞笑的很,凭什么让我搬出去!”
“听不懂人话吗?”蒋妥耐着心又说了一遍:“我让你们一家人收拾东西搬出我的家。”
她把我的家几个字咬得尤其重。
郑淑芬也不是省油的灯,把菜一放,撸起袖子跟蒋妥说:“我是蒋财富领了结婚证的妻子,他死后这套房子就是我的。我住在这里天经地义,你凭什么赶我走?”
“问的真好。”蒋妥甜甜一笑,继而拿出一张纸,“凭这张遗嘱呀。”
郑淑芬准备去拿,被蒋妥一把躲过。
郑淑芬气急败坏:“谁知道你的遗嘱是真的假的,早些年你干什么去了,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份遗嘱,你当我们都是白痴啊。”
“遗嘱真假自然会有专业人员坚定,是非***白你们母女两人也别想颠倒。我两天后来收房子,如果你们不搬出去,别怪我不客气哦。”
话说完,蒋妥转身离开。
蒋妥刚走到大门外,只见滕佳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跑过来瞬间倒在她面前,接着大声嚷着:“哎呦啊,大明星居然把我一个孕妇推倒了,到底还有没有人***啊!你们快来看看呀!有没有天理啊!来抢房子居然把我这个孕妇给推倒了,我的肚子好痛啊!”
郑淑芬顺势也连忙跑过去蹲在女儿旁边,大声哭喊:“大伙儿快来看看啊,这就是明星,这就是公众人物,居然把一个孕妇给推倒。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呀,你怎么那么心狠手辣!”
蒋妥简直要被这骚操作惊呆。
牛逼,不服不行啊。
居民区最不缺看热闹的,一时之间全都跑了过来。
蒋妥就戴上墨镜双手抱胸,静静地看着这对母女拙劣的演技。
耳边开始有不少低语:
“发生什么事了?”
“说是来抢房子,还把孕妇给推倒了。”
“什么人啊这是。”
“是蒋妥,演《万花筒》的那个,很红的。”
“不认识。”
“以前就住在这里的,那会儿还不是明星。”
“明星好嚣张啊,你看看她的脸。”
“不过真的很好看。”
等戏看够了,蒋妥鼓了鼓掌,手受伤,她只能拍打自己的手腕。
围观群众瞬间无声。
蒋妥这把挂在自己胸前的手机拿出下来,蹲下来笑着对滕佳佳说:“你这演技真是了得,不让大伙儿看看都可惜了。正好,我都录下来啦。”

小编推荐理由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小说章节完整全文免费阅读这是一个宠破天际的甜宠文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