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结章节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结章节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结章节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蒋妥傅尉斯小说——请问你是哪颗糖全文在线阅读是一部热门言情小说,主角是蒋妥傅尉斯,孙洲是真的搞不明白傅大少爷在搞什么名堂,说分手的人是他,偷偷跟踪的人也是他,现在又涎皮赖脸主动跑来纠缠关心。

4

举报
下载阅读

蒋妥傅尉斯小说——请问你是哪颗糖全文在线阅读是一部热门言情小说,主角是蒋妥傅尉斯,孙洲是真的搞不明白傅大少爷在搞什么名堂,说分手的人是他,偷偷跟踪的人也是他,现在又涎皮赖脸主动跑来纠缠关心。

小说介绍

众所周知,17岁时蒋妥被傅尉斯看中,他做了她将近十年的靠山。
这些年,蒋妥从一百零八线小辈一跃成为超一线大咖,地位无人撼动。
然,娱乐圈提及蒋妥背后那位时都是默契地不可言说。
可刚满第十年,坊间小道消息不断,说是这两人早已经分道扬镳。
三个月后,狗仔拍到影后光天化日之下抱着一个小鲜肉手臂,满面***。啧啧。
当天晚上,蒋妥刚打开家里房门便被人一把拉住抵在门上。
漆***中,那个恶魔轻轻咬住的蒋妥耳垂,在她耳边缓缓道:“哼,那么快就找到新的替代了?”
蒋妥二话不说一抬脚往人身下一踹:“神特么替代,那是我***弟!还有你,我跟你很熟吗?请滚出我家!”
被赶出门外的傅尉斯,冷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

请问你是哪颗糖章节全文阅读

蒋妥这不轻不重的一巴掌,让傅尉斯明显一怔,一旁的孙洲也是一副吃瓜看戏的表情。
孙洲是真的搞不明白傅大少爷在搞什么名堂,说分手的人是他,偷偷跟踪的人也是他,现在又涎皮赖脸主动跑来纠缠关心。
但反过来说,这样生动活泼的蒋妥却让孙洲有些意外。
在孙洲的印象里,蒋妥似乎一直都是个冰山美人,她不喜欢笑,脸上也很少有多余的表情。少有几次傅尉斯带蒋妥出来玩,都是变着法子逗她开心,不管什么场合什么人,只要蒋妥肯笑一笑,那厮是什么都愿意做。颇有点烽火戏诸侯的味道。
一屋子的人,这个时候也识相地一个个往外走,不再多做打扰。
方聪在离开前又转头看了眼傅尉斯的背影,对蒋妥的感觉也瞬间复杂起来。
蒋妥看着眼前这个情景,又看了眼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继而一脸疑惑地看着王培凡。
她的眼神里都带着浓浓疑问:【这什么情况???】
蒋妥的第六感告诉自己,面前这个男人是认识她的。
但没有一个人告诉她这个男人和她是什么关系。
就在蒋妥再次准备用眼神示意王培凡的时候,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王培凡这个屁人居然夹着尾巴溜走了,她溜走了!
孙洲也识时务者为俊杰先溜一步,将傅大佬的外套放在一旁后搭上王培凡的肩膀:“诶,你等等我。”
王培凡嫌弃孙洲这个纨绔子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皱着眉躲他:“别碰老娘。”
孙洲吊儿郎当地笑:“好好好,不碰不碰,瞧你这小气吧啦的样子。”
很快,刚刚还满满一屋子的人,现在只剩下坐在椅子上的蒋妥以及她面前的那个男人。
这屋子是蒋妥和方聪一起做任务得来的,属于整个村子里的“豪华大院”。明亮的水晶大灯,实木的高价地板,无一不昭告主人家的考究。
傅尉斯搬了张椅子来坐在蒋妥面前,伸出大掌,手心朝上放在蒋妥的面前:“受伤的手让我看看。”
蒋妥皱眉,下意识把手放到后背去:“我为什么要给你看?”
好商好量自然是没有一点问题的,毕竟也算是一种关心。但蒋妥在这个男人脸上看到那种天下第一唯我独尊的霸道感,这就让她感觉不***了。
跟你很熟吗?说给你看就给你看啊?偏不。
傅尉斯显然没有料到蒋妥会有这个反应,显而易见的,这张冰山脸有点崩塌。
但他在她面前吃瘪不是一次两次,倒也无话可说。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就这样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开口再次主动说话。
蒋妥迅速在脑子里过着一切有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但是很抱歉,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仅如此,她只要***一点去想,脑袋就隐隐犯***。
可她必须要承认的是,这个男人帅得很有侵略***。
也必须要承认的是,这个男人看起来有点老。
全然不知被嫌弃老的傅尉斯,这个时候想的是怎么开口和解。
毕竟,三个月前是他提出的分手。
现在,他后悔了。
蒋妥:“你……”
傅尉斯:“我……”
针落有声的房间里,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蒋妥连忙说:“你先说吧。”
于是,生平第一次傅尉斯低头:“我的错。”
蒋妥顺势道:“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说分手。”傅尉斯几乎把姿态放到了最低,“妥妥,回来我身边。”
蒋妥这一听,瞬间想到自己昨晚上追的那个吃瓜楼。
所以,那个瓜是真的??
她努力回想吃瓜楼里看到的男主角名字,尝试***地对眼前的男人喊了一声:“傅尉斯?”
“嗯?”男人轻声应着,英俊的脸上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诧异。
蒋妥的心里却一万条***在崩腾!
王培凡!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老娘的!
傅尉斯看着蒋妥:“你刚才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蒋妥摇摇头,“没什么。”
她刚才就是想问他是谁,但现在已经知道了答案。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蒋妥总觉得好像对眼前这个男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说不上来是种什么感觉,但她就是觉得这个人无论如何不会伤害她。
傅尉斯顿了一下,对蒋妥说:“那个女孩子我会处理,你不用管。”
这个世界,有些事情是报警也解决不了的问题,用傅尉斯的生存法则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他的小公主不用去沾染那些***,只要待在他温暖的城堡里便好。
说到那个女孩子,蒋妥还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忍不住发牢骚:“那人就是故意的你知道吗。她拿着一杯子的开水就想往我这张绝世的脸蛋上泼,还好我躲得快。可是躲得再快我的手也受伤了,医生说会留疤的啊!我的天。”
越想蒋妥还越生气了,刚才导演的意思还是她小题大做了?
她被烫成这样难道别人都看不到吗?
“不会留疤。”傅尉斯笃定得说,“我会找最好的整形医生,不会让你留一点疤痕。”
蒋妥几乎都要被这个人温柔的语气蛊惑了。
傅尉斯继续哄着说:“乖,让我看看手。”
蒋妥不得不感叹老男人的道行高***,明明她失忆后对他不怎么熟悉,却也傻乎乎地把手交给了对方。
但蒋妥告诉自己,这种错误她只允许自己犯一次。
眼下蒋妥的右手被包成了一个猪蹄,创伤处是看不出什么的。
但因为这只手被包扎,接下去的一段时间,她在生活上将会有诸多不便。
“还***吗?”傅尉斯抬头看着她一脸心***地问。
今天的蒋妥让他觉得陌生,却又让他觉得熟悉。仿佛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的她,那么肆无忌惮,天不怕地不怕。
傅尉斯甚至有点落寞地想,是因为和他分手的原因么?
那么多年了,她就那么不待见他?
从蒋妥的角度看过去,是傅尉斯完美硬朗的下颚线条,以及***感到让人喷鼻血的喉结。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十分吸引人。
“还行吧。”躲闪了一下他那直勾勾的双眼,一并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掌里抽离。
蒋妥脸颊有点烫。
天惹,她刚才是犯花痴了对吗?

请问你是哪颗糖免费阅读章节

“说吧,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
蒋妥将王培凡抵在墙壁上,男友力十足。
刚录制完今天的节目,这会儿房间里只有蒋妥和王培凡两个人。一开始还好好的,王培凡跟蒋妥对着明天工作的流程,帮着她卸了妆简单地洗漱了一番,一直到蒋妥起身。
穿着***衣的蒋妥一步一步慢悠悠走过来,明明手上挂着伤,却逼得王培凡退无可退。
王培凡只觉得头皮发麻,干干笑着:“什么?我瞒你什么了?”
蒋妥勾唇一笑,伸手撩起王培凡散落在肉肉嘟嘟脸颊上的一缕发丝,“磨人的小妖精,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王培凡轻咳了一声,不免觉得好笑。
十六七的时候她们很喜欢看言情小说,里面最霸道总裁中二的句子之一就是——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那个时候蒋妥总是喜欢将人压在墙上,再用这种中二的话来“修炼”自己的演技。
“行了,别闹了。”王培凡轻轻推了一下蒋妥。
蒋妥顺势靠在墙壁的另外一边,语气一下子有些低沉:“老王,你告诉我,那个傅尉斯跟我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
若是打打闹闹的语气,在王培凡看来一切好说。但蒋妥这样认真起来,王培凡就觉得大事不妙。
无论是失忆前的蒋妥还是失忆后的,只要她认真起来,气场大开。
蒋妥侧过头看着王培凡,长发一边勾在耳后一边倾斜下来,万种风情。她的五官本就没得挑,在这娱乐圈里也是美得非常具有侵略***。
“说吧,我有的是时间听你慢慢道来。”蒋妥冷着声下最后通牒。
王培凡下意识***了下下唇,大眼转了转,继而道:“哎,就男女朋友的关系呗。而且你们都分手三个月了,你不问我都想不起来了呢。”
蒋妥就静静地看着王培凡瞎扯淡。
王培凡说:“当年我们一起参加艺考,艺考过后星探就发现了跟你签约,签约的正好是星壹娱乐也就是傅尉斯掌管的公司之一。他大概是觉得你有天赋,就着重培养你。你跟星壹娱乐签了十年的合约嘛,难免和傅总有接触。然后一来二往的,五年前你们就谈恋爱啦。这个恋爱嘛,你也知道的,人相处时间久了就会失去新鲜感的。于是三个月前你们就和平分手啦,今天是分手后的头一次见面。”
蒋妥的脑子里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看到的那个帖子:“所以就如网友爆料的,他是我金主吗?”
“哎呀,什么金主不金主的呀,你们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呀。他喜欢你,自然会给你一些好的资源好的人脉好的物质。这个能叫金主吗?那全天下男主之间的关系都不正常啦。”王培凡说得头头是道。
蒋妥淡淡点头,忽而又转过来一把按住王培凡:“那我昨天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老实告诉我?”
王培凡一脸天真无辜:“你昨天问我什么了?哦,我记起来了,你问我你有没有金主吧?我回答的没有毛病啊,傅尉斯怎么能是你的金主呢?这样是亵渎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蒋妥将信将疑,还来不及再多加思考,就又听王培凡先发制人:“再说了,你又没有问我关于什么前男友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多嘴啦。毕竟你和傅尉斯也都分手了,老是纠缠前任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显得你蹭人家热度。”
“我有必要蹭他热度?”蒋妥嗤了一声。
“对对对,你当然不用蹭他的热度啦。”王培凡说着小心将蒋妥推开,“哎呀,天色不早啦,我也要去洗洗***啦。”
说罢,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溜走。
很快,房间里只剩蒋妥一个人。
农村的夜晚特别安静,似乎能让人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
蒋妥静静地靠在墙上消化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想到傅尉斯靠近时的样子,蒋妥的心脏似乎扑通扑通跳得很快。但她最终还是推开了他,毕竟失忆后的她跟这个老男人是真的不熟,不管以前他们两人是怎么相处的,现在他这样突然靠近,只让蒋妥觉得很别扭。
如今的蒋妥记忆停留在十七岁,十七岁的她刚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虽然她十七岁的时候没有早恋,却也有过暗恋对象。实不相瞒,她失忆后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搜寻以前隔壁班级小张同学的近况,怎料对方长成了一个大秃头还结了婚,彻底让她的暗恋梦碎。
让蒋妥难以接受的是,明明小张同学前几天还是她的肤白貌美的男神,怎么转个***就成了如此惨不忍睹的样子,这十年时间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很快蒋妥从王培凡那里得知,小张成了一个程序员。(没有说程序员不好的意思)
累了一整天的蒋妥到底还是转个头去床上***觉去了,而且还是一躺到床上就瞬间入眠。
十七岁的时候,其实是最没心没肺的时候。天大的事情,***一觉就好了。
= = =
这头王培凡刚从蒋妥的房间里出来,迎面就差点撞上孙洲的胸膛。
她吓了一跳,声音不免也尖锐了一些:“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啊?”
“来找你呀。”孙洲一脸吊儿郎当,“有没有想我?”
“想你个鬼。”王培凡没有什么心思跟孙洲开玩笑。
孙洲却每次看到王培凡就好像看到什么乐子,不逗一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见王培凡一脸愁容,孙洲用肩膀撞了一下她的:“怎么了你?最近好像变瘦了?都不是我心目中可爱的猪猪宝贝了。”
王培凡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滚吧你。”
她才懒得跟孙洲打哈哈,眼下还有一堆的烦心事。
这个烦心事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关于蒋妥的。
几天前的一场车祸,蒋妥莫名其妙失忆。王培凡对此有过短暂的担忧,很快又高兴。如果这是上天的安排,失忆对蒋妥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坏事。这几天蒋妥的状态就是最好的证明,她看起来开心多了,无忧无虑,也不再满面愁容。王培凡甚至在心里想着,希望蒋妥这一辈子都不要想起这十年发生的事情。
可一方面让王培凡担忧的是,医生说过,蒋妥的记忆是有随时恢复的可能。所以,她的隐瞒有意义吗?
这十年发生在蒋妥身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她作为当事人是有权得知的。然而王培凡又自私地想,她希望蒋妥永远都不要想起这段灰暗的岁月,她希望蒋妥永远都像十七岁时那样开开心心。
孙洲见王培凡又发呆,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喂,要吃夜宵么?有你最喜欢的烧烤还有海鲜。”
王培凡一听,所有烦恼都暂时消失:“哪里来的烧烤还有海鲜?”
孙洲咧开嘴笑,就知道这只猪有点吃的就能把她卖了。
“拖了傅小爷的福,人家怕自己的心肝宝贝晚上的剧组饭没有吃好,特地让星级大厨带着徒弟来做夜宵。现在一个剧组的人都在外面吃宵夜。我特地给你留了你最喜欢的醉蟹,你说我对你是不是很好?”
王培凡这一听,食指瞬间大动。
她是怎么胖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就是因为这些该死的美食!
不过有好吃的当然是第一时间想到蒋妥,王培凡刚想转身,不料被孙洲拉住手腕。
“你要干什么去?”孙洲问。
王培凡说:“我去叫小妥呀。”
孙洲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王培凡:“傻不傻,人还用你叫吗?你就别去当电灯泡了。”
王培凡明白孙洲话里的意思,正犹豫着,就被孙洲推着往外走,“还不快走,等会儿好吃的羊肉串扇贝烤茄子都被别人吃光了。”
王培凡彻底投降。
孙洲和王培凡几乎前脚刚走,一个高大的身影打开了蒋妥的房门。
因为怕***,所以蒋妥***觉的时候总是习惯开一盏小夜灯,这一点倒是多年不变。
橘黄色的灯光打在蒋妥的***颜上,让躺在床上的她看起来无比温柔。
***梦中,有人吻住了蒋妥的双唇,反复吮吸。
很快,蒋妥梦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
梦境似曾相识,却又让蒋妥觉得陌生。
这梦自从她车祸后醒来,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梦见。但梦是一种当下很清晰,醒来后完全想不起来的东西。
男人一遍一遍***吻她的唇,抚***她的身体,让她酥麻难忍。这是一种很***的感官体验,让人沉沦。甚至,她不自觉地伸手抓住床单,轻轻地低吟了一声。
因为这一声叹息,蒋妥似乎听到了男人的轻笑声。
慢慢的,蒋妥有了意识,她缓缓睁开眼,分不清今夕何夕。
“醒了?”男人放大的脸就在蒋妥咫尺。
蒋妥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了,本能的下意识一脚往男人身上一蹬。
傅尉斯被这猝不及防的一踢,整个人滚到了床下。
那一脚正中命根,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蒋妥立马起身,拿起床头的防卫棒球棍,继而一脚踩在傅尉斯的胸膛上:“靠!大胆狂徒,竟然想非礼老娘?我要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小编推荐理由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结章节完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言情小说。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