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时有落花至,远闻流水香。请问你是哪颗糖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特别好看,在楼上的那段时间,蒋妥最终还是从王培凡那里得知了自己和傅尉斯这些年的点滴。是蒋财富去世后蒋妥才和傅尉斯在一起的。

5

举报
下载阅读

时有落花至,远闻流水香。请问你是哪颗糖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特别好看,在楼上的那段时间,蒋妥最终还是从王培凡那里得知了自己和傅尉斯这些年的点滴。是蒋财富去世后蒋妥才和傅尉斯在一起的。在此之前傅尉斯曾追求过蒋妥,但被蒋妥拒绝。傅尉斯倒也干脆,蒋妥拒绝了他,他也没有再纠缠。

请问你是哪颗糖小说简介

在这个夜里,他的声音低沉,仿佛要与月色融为一体。
“其实你是个好人。”蒋妥由衷地说。
蒋妥的话显然让傅尉斯意外,他甚至低头看了眼她的脸色,“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蒋妥很感慨,如果真如王培凡所说,他的确是个挺好的金主。
“但或许,我是真的不喜欢你吧。”她说。
“无所谓。”傅尉斯自嘲一笑,“蒋妥,你何时喜欢过我?”

请问你是哪颗糖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傅尉斯被蒋妥这又是踢又是踩的,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一个堂堂一米八七的壮汉,常年锻炼练就满身的肌肉,却还是第一次被打得手无缚鸡之力。
定睛一看,蒋妥才认出来眼前的人是傅尉斯:“怎么是你?”
傅尉斯一脸郁闷又无辜地看着蒋妥,伸手拍了拍她踩在自己胸膛上的小脚。
也是第一次,他被人踢了命根子不说,还被当成变态。
可见蒋妥这副张牙舞爪的可爱样子,傅尉斯的心里莫名又觉得很甜。
他好像很久没有见她这样活泼灵动的样子了。
蒋妥反应过来后连忙帮着将他搀扶了起来。
她偷偷地往他身下看了眼,又见他脸色没有太大的异常,才问:“你没事吧?”
傅尉斯摇摇头,高贵慵懒的脸上又一次面临崩塌。
蒋妥那一脚踢得挺重,换成别人他早反手要了对方的命。可被自己的女人踢,他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
“肚子饿么?给你带了宵夜。”傅尉斯说。
精神放松下来之后,蒋妥这才闻到这一屋子的香气,是烧烤味还有冰淇淋的甜味。
可她不傻,虽然有美食***,但还是要把话说清楚,她看着眼前衣冠楚楚的傅尉斯:“你怎么有我房间的钥匙?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们现在已经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吧。”
不料,傅尉斯闻言却轻笑了,像是蒋妥说了个什么惊天的大笑话。
蒋妥可没心思跟他开什么玩笑:“你笑什么?我没跟你开玩笑,你这样就是私闯民宅了。”
今天晚上蒋妥其实已经把话跟傅尉斯说清楚了,她没同意复合的事情。
各种原因复杂,其中也包括她失忆,反正她对这个长得还挺帅的老男人不是特别感冒就是了。
毕竟按照她现在的心理年龄来算,这个男人大了她整整一轮诶,她不是很喜欢大叔类型的。
“不要闹了。”傅尉斯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朝蒋妥招了一下手,“过来,我抱一会儿。”
蒋妥不是很懂这几年自己的爱情观和价值观是什么样的,但她清楚的是自己希望的伴侣不是这样的。
眼前的傅尉斯虽然静坐在那里,却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他浑身散发着那种我要你怎么样你就要怎么样的态度让蒋妥很是不***。
蒋妥企图跟傅尉斯讲道理:“三个月前我们分手了,现在我不同意复合,所以你这样又算是什么呢?”
傅尉斯却笃定:“妥妥,你不要跟我闹脾气。”
蒋妥叹了口气,直接坦白:“好吧,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但是我说了以后你不要感觉到太惊讶。”
她决定把自己失忆的事情告诉他,毕竟这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傅尉斯闻言扬眉有些好奇,却仍然固执地对蒋妥说:“过来,坐在我腿上说。”
蒋妥:“???”
这人怕是听不懂人话吧。
“我要是不坐呢?”她问。
不等傅尉斯说话,只听外头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蒋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蒋妥听出来,是方聪的声音。
不过方聪这个时候会来找她,也让她有点意外。
方聪是因为今晚所有人都在吃宵夜唯独蒋妥不在而有些担心,尤其今天他见蒋妥和傅尉斯之间的相处,总觉得蒋妥是排斥傅尉斯的。于是方聪开始在心里脑补一场虐心狗血大剧,大致的剧情就是可怜的蒋妥被傅尉斯纠缠却因为她的弱小而无法向外界求助云云。
方聪于心不忍,这么花一样的女孩子,绝对不可以遭受到这样的屈辱!所以他脑子一热就打算来找蒋妥问个清楚,不想却让他听到了刚才那一幕对话。
开了门,方聪便道:“蒋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尽管说,我一定竭尽所能。”
他最见不惯强迫女人的男人。
方聪不是傅尉斯公司旗下的艺人,自然对傅尉斯没有什么畏惧。甚至,同样作为男人,傅尉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让方聪觉得十分具有侵略***。
蒋妥摇摇头,“没什么的,让你担心了。对了,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今天对我的照顾。”
比起坐在房间里的傅尉斯,蒋妥毕竟和方聪搭档了一天,又感觉他是同龄人,所以对他反而感觉要熟悉一些。自然,语气也要好一些。
方聪这一听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挠了挠脑袋一副大男孩子模样:“哪有什么照顾,还是你能干,又能烧锅又能砍柴。”
说着方聪又看到蒋妥手上被包扎的伤口:“你的伤,我有很大责任,我才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这哪儿跟哪儿啊。”蒋妥摆摆手,“不关你的事。”
方聪:“怎么不是我的事,如果不是我让你去外面拿凳子,那个人就不会有机可乘。”
站在门口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热络,坐在房间里的傅尉斯却浑身散发着寒意。
蒋妥还正在跟方聪说话,只感觉自己身旁有一股冷风,继而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擦过自己的肩离去。
她怔了一下,下意识想开口叫他一声,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喊不出来。
傅尉斯走得匆忙,甚至还没有通知孙洲。还是傅尉斯的助理赵明给孙洲打了个电话,让他自己明天搭车回来。
后知后觉被扔下的孙洲一脸的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他连忙给傅尉斯打了个电话:“四爷,您这大半夜的,怎么了?”
电话那头只有冷冷的四个字:“老子犯贱。”
***接着就是嘟嘟嘟的忙音。
能让傅尉斯这么变态的,除了蒋妥还能有谁?
孙洲捧着手机无奈地想:可不是犯贱呢么,人家都说了不认识你了,你还死皮赖脸硬是走***情。
孙大少爷摇了摇头,拍了拍旁边已经喝得醉醺醺的王培凡:“小样儿,敢跟我比酒量?”
王培凡不甘示弱:“我没醉,我就是有点晕,我告诉你,我还清醒得很呐!”
孙洲简直要被王培凡给笑死,他一脸宠溺地看着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诶,可别减肥啊,你这胖嘟嘟的样子才可爱。”
一说到胖王培凡就想哭。
想当初她还是一个舞蹈生的时候,那身材,那身段,追她的人都不知道排到哪里去了。
但这些年因为她不再跳舞,对身体也放纵,于是在发胖的路上一去不回,现在体重马上就要突破130斤。
而对她打击最大的事,就是蒋妥醒来的第一件时间嘲笑她胖!
想到蒋妥,王培凡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看了看周围,然后凑近孙洲:“我跟你说个秘密哦。”
孙洲拄着脑袋勾着唇懒懒靠着:“你说。”
“嘘,我跟你说了,你保证谁也不说。”王培凡说着还拿着一根胖乎乎的十指竖在自己的唇上。
孙洲唇角的笑意更显:“我保证。”
王培凡:“那你发誓!如果你说出去了,你就断子绝孙。”
孙洲一脸不在意地配合发了个毒誓。
王培凡见孙洲这么丧心病狂的毒誓都发了,才小声跟他说:“我跟你说,蒋妥失忆了,她把这十年发生的事情都忘记了哦,现在的记忆只停在17岁的时候。”
孙洲:“???”
他刚才是发了一个毒誓了对吗?

请问你是哪颗糖精彩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这次红毯的主题是环境保护,因是公益活动,故而地点也选择在了南州市森林公园入口处。
蒋妥自幼在南州市长大,对这个森林公园也十分熟悉。然而十年前这个公园的建设远远没有现在优美,那会儿人们的环保意识似乎也没有现在那么浓厚。甚至在蒋妥的记忆里,她前几天还跟几个同学在这里爬山许愿,希望考到最喜欢的大学。
如今一觉醒来,她星光熠熠站在冷风中回答着主持人的问题。
红毯的简单访问对蒋妥来说既陌生又兴奋,她按照着王培凡事先给的答案,专门挑自己会的问题回答,不会的则左顾右而言它打个太极推了过去。这样一来,她的这次红毯之行也算是没任何纰漏。但如果说真的有什么是人为无法干预的话,大概就是她在后台遇到的***粉。
在娱乐圈,要想知道自己红不红,最直接的就要了解自己的***粉数量。凡事物极必反,一旦人气过高,***子便会闻讯而来。有些人是红着红着就***了,有些人是***着***着就红了。
自蒋妥出道以来,身边没少***粉,但很不幸的是,这些年***粉门愣是没能在蒋妥身上挖出更多的东西,最多就是无伤大雅地攻击一番她的长相。
有时候,女明星长得没有死角反而成了一种罪过。因为在***粉的眼中,人无完人,你那么美你就是整的。于是他们“不辞辛苦”地大量搜集明星出道前的各种在照片,但凡有点细微的不同,他们就会划上重点:这里开过刀。
巧的是,蒋妥小时候和现在长得还真的不像。
小时候塌鼻子,长大后高鼻梁;小时候单双眼皮,长大后双眼皮;小时候短下巴,长大后尖下巴。
看!小时候的照片就是蒋妥整容的最大证据,谁也别解释!因为解释也没用!***粉捂着耳朵表示: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因为多年的接触,王培凡对于蒋妥身边那几个***粉也几乎是了若指掌。
在后台看到那个***粉的时候,王培凡就特地提醒了蒋妥一句:“十点钟方向,就那个穿荧光绿衣服的,头发三七分,男的,等会儿他故意说***你的话你不要理会,只要面带微笑就可以了。”
蒋妥顺着王培凡提醒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荧光绿三七分男。
对方个头不高,甚至都没有她高。因为距离不算远,蒋妥甚至能够清楚看到对方化着妆。十年前,男生化妆还是一件稀奇事,绝对不像现在,不过现在大多数的直男也很少会化妆。
王培凡低头在蒋妥耳边说:“那人是你的***粉,外号叫小师太。他是三年前加入***你组织,现在但凡是你南州市的活动他一般都会出现。”
蒋妥算是听了个大概。
不过照王培凡这么算来,对方应该算是她的“真爱粉”吧?死忠粉都还不见得像***粉一样,只要她在南州市出席的场合都会出现“加油支持”。
果然,一走近了,那个荧光绿男就大声对蒋妥嘶吼:“蒋妥蒋妥快看我,我是你最贴心的小师太。”
对方声音似公鸡叫,让蒋妥忍不住很想笑。
还贴心呢,不要她命都不错了。
小师太其实还是一个大学生,能成为蒋妥的***粉也是因为机缘巧合。大一的时候,某天他闲着没事在网络上冲浪,无意间刷到了蒋妥的视频新闻就点了***。蒋妥这张360度无死角的脸,即便没有看过她的作品,但她绝美的面庞都让人忍不住***屏。
小师太本是抱着欣赏的态度看这则新闻,谁料这个采访蒋妥竟然全程***着一张脸、对面记者们的问题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不说,还提前离场让一帮媒体人人干瞪眼。
本就是学新闻媒体出生的小师太当时就站在上帝的视角看不惯了。呸!你说你一个靠媒体吃饭的明星,用得着那么装清高吗?
于是当下!立刻!马上!小师太就成了蒋妥浩浩荡荡***粉大军当中的一枚成员,随着这几年的不断发展,他也成了蒋妥***粉大军里的中流砥柱人物,在***蒋妥的道路上他任重道远,功不可没。
细数蒋妥的成名史,出道即是巅峰,不仅是著名导演万辉辉的万女郎,又凭借第一部电影拿下了国际影后的桂冠。
这些年,低调是蒋妥的代名词,她走不食人间烟火的人设。不接烂广告,不接烂电影,从来都是大制作大成本,而且又是清一色女主角。
这样的蒋妥能让人不***吗?不***她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小师太今天***着零下一度的严寒前来捧蒋妥的场,还有一个最最最主要的原因:
听!说!蒋!妥!和!她!那!个!神!秘!金!主!分!手!了!
坊间早就盛传蒋妥背后有个神秘贵人,也就是包养她的金主。这些年,媒体们但凡是提到蒋妥背后的这个贵人都是不可言说,因为得罪不起,也不敢得罪。网友们更是凭借一些蛛丝马迹展开奇思妙想,但所有相关的消息贴和新闻总是活不过24个小时。
可最近传言愈演愈烈,都说金主和蒋妥真的分手了。
原因也很简单,两个多月不露面的蒋妥,就今天她身上穿的这件礼服便让人浮想联翩。
大部分艺人出席红毯或者盛典的礼服都是知名大牌赞助,这也不是什么鲜闻。但蒋妥每次出场,都是直接买下价值百万的高定礼服,眼皮都不带眨一下。
可今天,蒋妥身上这件礼服不知是什么十八线牌子不说,居然还特地在微博上发了一组全身照片,很明显就是为对方打广告。
蒋妥居然已经low到要为这种十八线礼服打广告了?和金主分手的传闻好像越来越真了呢。
此时蒋妥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外套,在经纪人王培凡的带领下步伐匆匆正准备离场。
小师太靠着自己蜘蛛网一般的关系圈,顺利挤入后台,终于找到机会近距离接触到蒋妥。
凭借自己娇小的身材,小师太几步追上去在蒋妥身边道:“蒋影后,今天穿得好像很有乡村气息啊,这衣服不便宜吧?”
蒋妥淡淡微笑不可置否。
便宜不便宜关你鸟事?
见蒋妥不回答,小师太又追着说:“那么冷的天您又是露大腿又是抛出胸器,真是太敬业啦?”
蒋妥不是听不出来对方话里的意思,心里有句麻麻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男人怕不是有病吧?羡慕她有胸就直接说。
一旁的王培凡见蒋妥脸色有点不太好,想到她17岁时敢怼天怼地的模样,连忙说:“别理他,故事***你的。”
蒋妥淡淡嗯了一声,扶着王培凡的手继续往前走。
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对于人体来说简直就是变态的设计,但为了腿部线条,女艺人恨不得直接踮着脚尖走红毯。
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蒋妥一直没有穿高跟鞋的习惯,所以走路难免有些别扭。但想要逃离眼前这个烦人精***粉,蒋妥的步伐也不由加快了一些。
小师太却依旧穷追不舍:“小蒋蒋,你好像又变漂亮了诶,几个月不见是又去动刀了吗?”
蒋妥闻言,停下脚步。
说什么都可以,说她的脸?抱歉,不可以。
小师太因为追赶太猛,差点没有刹住,在即将撞到蒋妥的时候被她伸手***按住了肩膀。
蒋妥身高一米六五本就比小师太高几公分,加上又穿了这么一双恨天高,几乎是居高临下看着小师太。
“你叫小师太?”蒋妥淡笑着问,她自带气场,这么一笑反倒气场全开。
小师太点点头,带着调侃又带着点嘲讽的语气说:“您记***可真好。”
“名字跟你本人的气质真搭。”蒋妥说着指了指小师太肩膀上的位置,说:“呐,你肩膀上有一条虫子。”
“虫子?”小师太顺着刚才蒋妥碰触过的肩膀位置看过去……
“啊啊啊啊啊!”
是一只超级无敌大的绿色虫子!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大虫子!像是一只涂了绿色颜料的蚕在慢慢蠕动着,简直和他那件荧光绿的衣服融为了一体。
救命啊!
小师太尖叫着疯狂抖动着自己的肩膀。
可这虫子的脚上不知是不是有吸力,竟然牢牢地锁定在他的肩膀上。
蒋妥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笑出了声。一个大男人怕虫子怕成了这样,也是没谁了。
一旁王培凡虽说也跟着笑,私底下却轻轻用手点了一下蒋妥示意她离开。别以为她不知道,这虫子就是蒋妥放上去的。
王培凡想起那些年还在读书的时候,蒋妥就总是喜欢在自己的铅笔盒里养蚕宝宝,没少恶心她。森林公园这一带植被茂密,随随便便一颗大树上找条虫子不是什么难事。
在离开之前,蒋妥好心地动手帮小师太拿走了他肩膀上的那只虫,顺便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安慰:“别怕,这虫子不咬人的。”
小师太松了一口大气,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蒋妥顺势扶住了他,用小师太刚才同样调侃又嘲讽的语气说:“怎么那么不小心?”
后来一直到蒋妥和王培凡一同离开好一会儿了,小师太还有点没有回过神。
他是不是忘了问点什么?
什么情况,他刚才是被掰直了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蒋妥今晚的亮相其实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水花,一直到她低调从后台离开,也没有太多记者尾随。
倒是快上车的时候,有几家蹲点的狗仔突然蜂拥而上。
这帮狗仔一直让王培凡感觉头大,像是苍蝇似的总是阴魂不散。
为了这次的红毯,王培凡特地跟主办方吩咐不该问的不能问。却怎么也躲不过这群烦人的狗仔。
王培凡还来不及提醒蒋妥别说话,那帮人已经长.枪短炮指着她问:“您真的跟傅先生分手了吗?”
蒋妥满脸问号,下意识便问:“请问傅先生是谁?”
在场的媒体朋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也没有人敢反驳半句话。
后台。
傅尉斯穿着休闲装,双腿交叠放在前面的座位上,嘴里咬着烟一脸的冷漠和疏离。前一秒的百无聊赖在后一秒看到视频直播里的蒋妥后他动了动脖子。
孙洲在听到那句“傅先生是谁”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忍不住调侃道:“你说说你,养了快十年的小***翻个脸就不认人了。”
“已经分手了。”傅尉斯将烟缓缓熄灭揉碎。
孙洲翻了翻白眼,“分手了?有本事您把手机屏保给换一个成吗?”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