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请问你是哪颗糖全文在线阅读讲述的是:三个月后,狗仔拍到影后光天化日之下抱着一个小鲜肉手臂,满面春光。啧啧。当天晚上,蒋妥刚打开家里房门便被人一把拉住抵在门上。

5

举报
下载阅读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请问你是哪颗糖全文在线阅读讲述的是:三个月后,狗仔拍到影后光天化日之下抱着一个小鲜肉手臂,满面***。啧啧。当天晚上,蒋妥刚打开家里房门便被人一把拉住抵在门上。漆***中,那个恶魔轻轻咬住的蒋妥耳垂,在她耳边缓缓道:“哼,那么快就找到新的替代了?”蒋妥二话不说一抬脚往人身下一踹:“神特么替代,那是我***弟!还有你,我跟你很熟吗?请滚出我家!”被赶出门外的傅尉斯,冷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可他不知道的是,现在的蒋妥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蒋妥傅尉斯小说简介

众所周知,17岁时蒋妥被傅尉斯看中,他做了她将近十年的靠山。
这些年,蒋妥从一百零八线小辈一跃成为超一线大咖,地位无人撼动。
然,娱乐圈提及蒋妥背后那位时都是默契地不可言说。
可刚满第十年,坊间小道消息不断,说是这两人早已经分道扬镳。

请问你是哪颗糖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非礼

“说吧,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
蒋妥将王培凡抵在墙壁上,男友力十足。
刚录制完今天的节目,这会儿房间里只有蒋妥和王培凡两个人。一开始还好好的,王培凡跟蒋妥对着明天工作的流程,帮着她卸了妆简单地洗漱了一番,一直到蒋妥起身。
穿着***衣的蒋妥一步一步慢悠悠走过来,明明手上挂着伤,却逼得王培凡退无可退。
王培凡只觉得头皮发麻,干干笑着:“什么?我瞒你什么了?”
蒋妥勾唇一笑,伸手撩起王培凡散落在肉肉嘟嘟脸颊上的一缕发丝,“磨人的小妖精,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王培凡轻咳了一声,不免觉得好笑。
十六七的时候她们很喜欢看言情小说,里面最霸道总裁中二的句子之一就是——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那个时候蒋妥总是喜欢将人压在墙上,再用这种中二的话来“修炼”自己的演技。
“行了,别闹了。”王培凡轻轻推了一下蒋妥。
蒋妥顺势靠在墙壁的另外一边,语气一下子有些低沉:“老王,你告诉我,那个傅尉斯跟我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
若是打打闹闹的语气,在王培凡看来一切好说。但蒋妥这样认真起来,王培凡就觉得大事不妙。
无论是失忆前的蒋妥还是失忆后的,只要她认真起来,气场大开。
蒋妥侧过头看着王培凡,长发一边勾在耳后一边倾斜下来,万种风情。她的五官本就没得挑,在这娱乐圈里也是美得非常具有侵略***。
“说吧,我有的是时间听你慢慢道来。”蒋妥冷着声下最后通牒。
王培凡下意识***了下下唇,大眼转了转,继而道:“哎,就男女朋友的关系呗。而且你们都分手三个月了,你不问我都想不起来了呢。”
蒋妥就静静地看着王培凡瞎扯淡。
王培凡说:“当年我们一起参加艺考,艺考过后星探就发现了跟你签约,签约的正好是星壹娱乐也就是傅尉斯掌管的公司之一。他大概是觉得你有天赋,就着重培养你。你跟星壹娱乐签了十年的合约嘛,难免和傅总有接触。然后一来二往的,五年前你们就谈恋爱啦。这个恋爱嘛,你也知道的,人相处时间久了就会失去新鲜感的。于是三个月前你们就和平分手啦,今天是分手后的头一次见面。”
蒋妥的脑子里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看到的那个帖子:“所以就如网友爆料的,他是我金主吗?”
“哎呀,什么金主不金主的呀,你们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呀。他喜欢你,自然会给你一些好的资源好的人脉好的物质。这个能叫金主吗?那全天下男主之间的关系都不正常啦。”王培凡说得头头是道。
蒋妥淡淡点头,忽而又转过来一把按住王培凡:“那我昨天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老实告诉我?”
王培凡一脸天真无辜:“你昨天问我什么了?哦,我记起来了,你问我你有没有金主吧?我回答的没有毛病啊,傅尉斯怎么能是你的金主呢?这样是亵渎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蒋妥将信将疑,还来不及再多加思考,就又听王培凡先发制人:“再说了,你又没有问我关于什么前男友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多嘴啦。毕竟你和傅尉斯也都分手了,老是纠缠前任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显得你蹭人家热度。”
“我有必要蹭他热度?”蒋妥嗤了一声。
“对对对,你当然不用蹭他的热度啦。”王培凡说着小心将蒋妥推开,“哎呀,天色不早啦,我也要去洗洗***啦。”
说罢,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溜走。
很快,房间里只剩蒋妥一个人。
农村的夜晚特别安静,似乎能让人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
蒋妥静静地靠在墙上消化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想到傅尉斯靠近时的样子,蒋妥的心脏似乎扑通扑通跳得很快。但她最终还是推开了他,毕竟失忆后的她跟这个老男人是真的不熟,不管以前他们两人是怎么相处的,现在他这样突然靠近,只让蒋妥觉得很别扭。
如今的蒋妥记忆停留在十七岁,十七岁的她刚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虽然她十七岁的时候没有早恋,却也有过暗恋对象。实不相瞒,她失忆后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搜寻以前隔壁班级小张同学的近况,怎料对方长成了一个大秃头还结了婚,彻底让她的暗恋梦碎。
让蒋妥难以接受的是,明明小张同学前几天还是她的肤白貌美的男神,怎么转个***就成了如此惨不忍睹的样子,这十年时间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很快蒋妥从王培凡那里得知,小张成了一个程序员。(没有说程序员不好的意思)
累了一整天的蒋妥到底还是转个头去床上***觉去了,而且还是一躺到床上就瞬间入眠。
十七岁的时候,其实是最没心没肺的时候。天大的事情,***一觉就好了。
这头王培凡刚从蒋妥的房间里出来,迎面就差点撞上孙洲的胸膛。
她吓了一跳,声音不免也尖锐了一些:“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啊?”
“来找你呀。”孙洲一脸吊儿郎当,“有没有想我?”
“想你个鬼。”王培凡没有什么心思跟孙洲开玩笑。
孙洲却每次看到王培凡就好像看到什么乐子,不逗一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见王培凡一脸愁容,孙洲用肩膀撞了一下她的:“怎么了你?最近好像变瘦了?都不是我心目中可爱的猪猪宝贝了。”
王培凡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滚吧你。”
她才懒得跟孙洲打哈哈,眼下还有一堆的烦心事。
这个烦心事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关于蒋妥的。
几天前的一场车祸,蒋妥莫名其妙失忆。王培凡对此有过短暂的担忧,很快又高兴。如果这是上天的安排,失忆对蒋妥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坏事。这几天蒋妥的状态就是最好的证明,她看起来开心多了,无忧无虑,也不再满面愁容。王培凡甚至在心里想着,希望蒋妥这一辈子都不要想起这十年发生的事情。
可一方面让王培凡担忧的是,医生说过,蒋妥的记忆是有随时恢复的可能。所以,她的隐瞒有意义吗?
这十年发生在蒋妥身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她作为当事人是有权得知的。然而王培凡又自私地想,她希望蒋妥永远都不要想起这段灰暗的岁月,她希望蒋妥永远都像十七岁时那样开开心心。
孙洲见王培凡又发呆,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喂,要吃夜宵么?有你最喜欢的烧烤还有海鲜。”
王培凡一听,所有烦恼都暂时消失:“哪里来的烧烤还有海鲜?”
孙洲咧开嘴笑,就知道这只猪有点吃的就能把她卖了。
“拖了傅小爷的福,人家怕自己的心肝宝贝晚上的剧组饭没有吃好,特地让星级大厨带着徒弟来做夜宵。现在一个剧组的人都在外面吃宵夜。我特地给你留了你最喜欢的醉蟹,你说我对你是不是很好?”
王培凡这一听,食指瞬间大动。
她是怎么胖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就是因为这些该死的美食!
不过有好吃的当然是第一时间想到蒋妥,王培凡刚想转身,不料被孙洲拉住手腕。
“你要干什么去?”孙洲问。
王培凡说:“我去叫小妥呀。”
孙洲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王培凡:“傻不傻,人还用你叫吗?你就别去当电灯泡了。”
王培凡明白孙洲话里的意思,正犹豫着,就被孙洲推着往外走,“还不快走,等会儿好吃的羊肉串扇贝烤茄子都被别人吃光了。”
王培凡彻底投降。
孙洲和王培凡几乎前脚刚走,一个高大的身影打开了蒋妥的房门。
因为怕***,所以蒋妥***觉的时候总是习惯开一盏小夜灯,这一点倒是多年不变。
橘黄色的灯光打在蒋妥的***颜上,让躺在床上的她看起来无比温柔。
***梦中,有人吻住了蒋妥的双唇,反复吮吸。
很快,蒋妥梦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
梦境似曾相识,却又让蒋妥觉得陌生。
这梦自从她车祸后醒来,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梦见。但梦是一种当下很清晰,醒来后完全想不起来的东西。
男人一遍一遍***吻她的唇,抚***她的身体,让她酥麻难忍。这是一种很***的感官体验,让人沉沦。甚至,她不自觉地伸手抓住床单,轻轻地低吟了一声。
因为这一声叹息,蒋妥似乎听到了男人的轻笑声。
慢慢的,蒋妥有了意识,她缓缓睁开眼,分不清今夕何夕。
“醒了?”男人放大的脸就在蒋妥咫尺。
蒋妥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了,本能的下意识一脚往男人身上一蹬。
傅尉斯被这猝不及防的一踢,整个人滚到了床下。
那一脚正中命根,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蒋妥立马起身,拿起床头的防卫棒球棍,继而一脚踩在傅尉斯的胸膛上:“靠!大胆狂徒,竟然想非礼老娘?我要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请问你是哪颗糖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第7章懵逼

傅尉斯被蒋妥这又是踢又是踩的,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一个堂堂一米八七的壮汉,常年锻炼练就满身的肌肉,却还是第一次被打得手无缚鸡之力。
定睛一看,蒋妥才认出来眼前的人是傅尉斯:“怎么是你?”
傅尉斯一脸郁闷又无辜地看着蒋妥,伸手拍了拍她踩在自己胸膛上的小脚。
也是第一次,他被人踢了命根子不说,还被当成变态。
可见蒋妥这副张牙舞爪的可爱样子,傅尉斯的心里莫名又觉得很甜。
他好像很久没有见她这样活泼灵动的样子了。
蒋妥反应过来后连忙帮着将他搀扶了起来。
她偷偷地往他身下看了眼,又见他脸色没有太大的异常,才问:“你没事吧?”
傅尉斯摇摇头,高贵慵懒的脸上又一次面临崩塌。
蒋妥那一脚踢得挺重,换成别人他早反手要了对方的命。可被自己的女人踢,他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
“肚子饿么?给你带了宵夜。”傅尉斯说。
精神放松下来之后,蒋妥这才闻到这一屋子的香气,是烧烤味还有冰淇淋的甜味。
可她不傻,虽然有美食***,但还是要把话说清楚,她看着眼前衣冠楚楚的傅尉斯:“你怎么有我房间的钥匙?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们现在已经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吧。”
不料,傅尉斯闻言却轻笑了,像是蒋妥说了个什么惊天的大笑话。
蒋妥可没心思跟他开什么玩笑:“你笑什么?我没跟你开玩笑,你这样就是私闯民宅了。”
今天晚上蒋妥其实已经把话跟傅尉斯说清楚了,她没同意复合的事情。
各种原因复杂,其中也包括她失忆,反正她对这个长得还挺帅的老男人不是特别感冒就是了。
毕竟按照她现在的心理年龄来算,这个男人大了她整整一轮诶,她不是很喜欢大叔类型的。
“不要闹了。”傅尉斯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朝蒋妥招了一下手,“过来,我抱一会儿。”
蒋妥不是很懂这几年自己的爱情观和价值观是什么样的,但她清楚的是自己希望的伴侣不是这样的。
眼前的傅尉斯虽然静坐在那里,却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他浑身散发着那种我要你怎么样你就要怎么样的态度让蒋妥很是不***。
蒋妥企图跟傅尉斯讲道理:“三个月前我们分手了,现在我不同意复合,所以你这样又算是什么呢?”
傅尉斯却笃定:“妥妥,你不要跟我闹脾气。”
蒋妥叹了口气,直接坦白:“好吧,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但是我说了以后你不要感觉到太惊讶。”
她决定把自己失忆的事情告诉他,毕竟这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傅尉斯闻言扬眉有些好奇,却仍然固执地对蒋妥说:“过来,坐在我腿上说。”
蒋妥:“???”
这人怕是听不懂人话吧。
“我要是不坐呢?”她问。
不等傅尉斯说话,只听外头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蒋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蒋妥听出来,是方聪的声音。
不过方聪这个时候会来找她,也让她有点意外。
方聪是因为今晚所有人都在吃宵夜唯独蒋妥不在而有些担心,尤其今天他见蒋妥和傅尉斯之间的相处,总觉得蒋妥是排斥傅尉斯的。于是方聪开始在心里脑补一场虐心狗血大剧,大致的剧情就是可怜的蒋妥被傅尉斯纠缠却因为她的弱小而无法向外界求助云云。
方聪于心不忍,这么花一样的女孩子,绝对不可以遭受到这样的屈辱!所以他脑子一热就打算来找蒋妥问个清楚,不想却让他听到了刚才那一幕对话。
开了门,方聪便道:“蒋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尽管说,我一定竭尽所能。”
他最见不惯强迫女人的男人。
方聪不是傅尉斯公司旗下的艺人,自然对傅尉斯没有什么畏惧。甚至,同样作为男人,傅尉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让方聪觉得十分具有侵略***。
蒋妥摇摇头,“没什么的,让你担心了。对了,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今天对我的照顾。”
比起坐在房间里的傅尉斯,蒋妥毕竟和方聪搭档了一天,又感觉他是同龄人,所以对他反而感觉要熟悉一些。自然,语气也要好一些。
方聪这一听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挠了挠脑袋一副大男孩子模样:“哪有什么照顾,还是你能干,又能烧锅又能砍柴。”
说着方聪又看到蒋妥手上被包扎的伤口:“你的伤,我有很大责任,我才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这哪儿跟哪儿啊。”蒋妥摆摆手,“不关你的事。”
方聪:“怎么不是我的事,如果不是我让你去外面拿凳子,那个人就不会有机可乘。”
站在门口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热络,坐在房间里的傅尉斯却浑身散发着寒意。
蒋妥还正在跟方聪说话,只感觉自己身旁有一股冷风,继而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擦过自己的肩离去。
她怔了一下,下意识想开口叫他一声,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喊不出来。
傅尉斯走得匆忙,甚至还没有通知孙洲。还是傅尉斯的助理赵明给孙洲打了个电话,让他自己明天搭车回来。
后知后觉被扔下的孙洲一脸的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他连忙给傅尉斯打了个电话:“四爷,您这大半夜的,怎么了?”
电话那头只有冷冷的四个字:“老子犯贱。”
***接着就是嘟嘟嘟的忙音。
能让傅尉斯这么变态的,除了蒋妥还能有谁?
孙洲捧着手机无奈地想:可不是犯贱呢么,人家都说了不认识你了,你还死皮赖脸硬是走***情。
孙大少爷摇了摇头,拍了拍旁边已经喝得醉醺醺的王培凡:“小样儿,敢跟我比酒量?”
王培凡不甘示弱:“我没醉,我就是有点晕,我告诉你,我还清醒得很呐!”
孙洲简直要被王培凡给笑死,他一脸宠溺地看着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诶,可别减肥啊,你这胖嘟嘟的样子才可爱。”
一说到胖王培凡就想哭。
想当初她还是一个舞蹈生的时候,那身材,那身段,追她的人都不知道排到哪里去了。
但这些年因为她不再跳舞,对身体也放纵,于是在发胖的路上一去不回,现在体重马上就要突破130斤。
而对她打击最大的事,就是蒋妥醒来的第一件时间嘲笑她胖!
想到蒋妥,王培凡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看了看周围,然后凑近孙洲:“我跟你说个秘密哦。”
孙洲拄着脑袋勾着唇懒懒靠着:“你说。”
“嘘,我跟你说了,你保证谁也不说。”王培凡说着还拿着一根胖乎乎的十指竖在自己的唇上。
孙洲唇角的笑意更显:“我保证。”
王培凡:“那你发誓!如果你说出去了,你就断子绝孙。”
孙洲一脸不在意地配合发了个毒誓。
王培凡见孙洲这么丧心病狂的毒誓都发了,才小声跟他说:“我跟你说,蒋妥失忆了,她把这十年发生的事情都忘记了哦,现在的记忆只停在17岁的时候。”
孙洲:“???”
他刚才是发了一个毒誓了对吗?

小编点评

覆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一场繁华。喜欢请问你是哪颗糖(蒋妥傅尉斯)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的你和小编志同道合哦,小编坐等各位吃瓜群众的到来!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