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武侠仙侠 > 道可道否(吕三痴写的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道可道否(吕三痴写的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道可道否(吕三痴写的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三月,江南正是暮春时节,残雪已经消融,几只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郊外一片新绿。双旗镇的滕文戏馆早早搭了戏台,请了班子来唱戏。据说这班子极为神秘,只有每月初一十五能请上门,其他时间却是不见踪影,也寻不见他们的安身之所,只有到镇上的本草药堂去预约。今日正好十五,滕文戏馆老板孙三便请了这班子来,唱的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走麦城》。台下好不热闹,坐得满满的,都聚精会神……。

5

举报
下载阅读

明末,天灾,朝廷无道......一个戏子,一个儒生,一个少女结伴走向“不归海”寻求宝藏救济灾民,并与李自成等相识......

道可道否精彩章节阅读

三月,江南正是暮春时节,残雪已经消融,几只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郊外一片新绿。双旗镇的滕文戏馆早早搭了戏台,请了班子来唱戏。据说这班子极为神秘,只有每月初一十五能请上门,其他时间却是不见踪影,也寻不见他们的安身之所,只有到镇上的本草药堂去预约。今日正好十五,滕文戏馆老板孙三便请了这班子来,唱的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走麦城》。

台下好不热闹,坐得满满的,都聚精会神地看着。

只见那唱关公的老生身材高大,脸抹朱红,手提一把青龙偃月大刀,着战袍,右手托髯,不怒自威。此时正唱到末尾,关公等被吕蒙众将围住,只见唱关公的红生左手持刀,踹右腿,跨左腿,问关平:“赵、赵、赵、赵累他、他、他、他、他死了么?”

“他战死了!”那唱关平的武生念道。

关羽右手托髯,一阵哆嗦,看着关平,颤着声音说道:“儿呀!你、你、你、你不要害怕!”

“我不害怕!”

“尔要放大了胆——!”关羽说着拍了拍胸,高声喊道:“随为父,杀、杀、杀、杀出重围——!”说完只见徐晃、吕蒙、四曹将、四火牌自两边分上,交战。随后关羽、关平同落陷马坑。身后王甫自刎,周仓坠城......

台下早已哭声一片,戏馆老板远远看着,虽高兴这次演出成功,但也不由为关二爷的遭遇鼻酸。这出戏自己不知看过多少回了,但今日再看仍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众人回过神来后,又都给了散钱,此时将近黄昏,客人皆散去,只有一个穿白衣的青年人还在坐着,背着一个黑色的包裹,似是一把琴。那人桌子上放了三个酒杯,一个碧玉模样,一个黄金镶着玛瑙,还有一个却是漆黑,看不出是什么材质。这三个酒杯是他自己带来的,就放在那儿,盛满了酒,却不饮,只是坐在那儿望着一树桃花发呆。

“不知兄台坐在这儿想什么?”戏馆老板走过去问道。他想着已是饭点,戏又已经唱完,等下还要招待唱戏的,所以准备早点关门。熟知那人并不回答自己,依旧望着那树桃花。

“兄台,戏已经演完了!”老板再次提醒道。

还是没有动静。

那老板抿了抿嘴唇,又用手推了推对方。这时那人才回过神来,也不道歉,只是大笑,继而说道:“老板,你这桃花开得甚好啊!”

“是是是”老板见对方似是个痴人,有点不耐烦地回答道。随后又嘟囔了一句:“也不知是来看戏的,还是来看花的,真是个痴人!”

谁知那话竟被那人听到,只见他看了一眼老板,又是大笑道:“我即来看戏,又来看花,只是看戏是顺便,看花才是主要。”

“这花哪有戏好看?!”老板早有些不快,便要辩驳。

“哈哈哈,老板你不知其中趣味矣!好花不常开,戏文却是时常能听到啊!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说完竟又吟起诗来。

那老板气不过,又说道:“我这次请的戏班可是这一带最有名的,平常别人想请还请不到呢!”

“这我倒是同意,这戏班子功底确实不弱。只是那唱关二爷的红生......”那人话说了一半,却不继续。

“那红生怎么了?”说话的是一个中年汉子,高大威武,一双丹凤眼,正是刚刚唱关羽的戏子。姓关,家里排行老二。

“诶哟,关二爷,您不打算吃了再走?”戏馆老板孙三笑着说道。

关二斜了孙三一眼,说道:“孙老板,你要叫就叫关二,我称不起爷这称呼,这可是对关二爷的大不敬!”

孙三被这眼神吓了一跳,赶紧改口说道:“关老板,刚刚是我糊涂了,糊涂了!嘿嘿,您这就走啊?”

“嗯,今日就不在这吃饭了。”关二点点头,走向那穿白衣的青年人,说道:“这位兄弟刚刚欲言又止,不知是否对在下的表演有什么见解?”

“嘿,关老板,他就一痴人,这话您也信。您可是我们这一带演关公最像的啊!所以我刚刚才情不自禁叫您一声爷呢。”孙三笑着说。

那白衣青年笑了笑,说道:“你这仪表自不用说,恰似关公临凡,前面演得也好,只是最后一段......”

“最后一段怎么了?”关二急切地问,

“最后一段你演得特别投入,似是这事真发生在你身上一般,所以你情绪很激动,最后一声‘杀出重围’太过了,声音有些嘶,这是唱戏,未免不美。”那白衣青年说道。

一般这话说出口,对方难免有些不悦,肯定要争辩,岂料这关二却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知我者,兄弟也!我唱了这么多年《走麦城》,从没人听出这一句有毛病,没想今日被兄台发觉,真是缘分!兄弟可愿与我一饮?”

“好!我这儿正好有三杯酒,来,我们先饮了它!”白衣青年笑道。

关二点点头,就要拿杯,看了看桌上的三个酒杯,然后向那黑色的酒杯伸出手去,却被那青年拦住。“且慢,不知兄台为何要拿这黑色的杯子呢?”

关二笑道:“我不喜欢太华丽的,玉杯要赠知音,这黑色的杯子自然就自己喝了。”

那青年大笑起来,一把抓住关二的手说道:“果然是知音!金杯是俗物,酒味难免酸臭。这玉杯中盛的是西域的葡萄酒,当配兄台你。这黑色杯子是用古藤木制成,装的是药酒,就留给我吧!”

两人也不再推脱,当下饮尽,又把金杯中的酒泼了在地上。

“不知兄弟既然不饮金杯中的酒,那为何要带着这个杯子呢?”关二问道。

白衣青年微微一笑,拿起那金杯,递给关二,说道:“兄台请看杯内。”

关二接过酒杯一看,那酒杯之内,竟是刻了一个“醒”字!当下也明白对方是要用这杯内字来提醒自己不要贪图富贵。心里不由佩服起来,于是拱手行了个礼,问道:“还不知兄弟名号?我姓关,家中排行第二,你叫我关二就行!”

“好,关大哥!我叫吕中,自号三痴,你叫我三痴就行!”那青年说道。

“三痴?”关二不由感起兴趣。

吕三痴大笑,说道:“我平生最好三件事,琴酒花,所以就给自己取了这么个外号。”说完两人都大笑起来。

“如此饮不痛快!不知三痴兄是否方便移驾?我们再饮!”关二说道。

吕三痴点点头。关二大笑一声,一把抓住吕三痴的手,也不管戏班的其他人,就向馆外奔去。

“如此晚了,不知道关老板他们要去哪儿啊?”孙三自个念叨着。

“他呀,一定是带那位兄弟去‘杏花村’了!”戏班子一位青年笑道。

孙三恍然大悟,说道:“是了!”

吕三痴被关二拽着手,两人跑过了两座山头,才终于在一个酒馆面前停了下来。只见那酒馆灯火通明,匾额上写着“杏花村”三字,颇有意蕴。在严格的宵禁下,很多喜欢夜生活的想出了各种办法,有钱的在家饮宴,留宿贵客。没钱的则出城去快活,所以很多秦楼楚馆都开在城外。当然有时候,达官贵人也会选择去外面寻寻“野味”。只是这杏花村,未免太过偏僻,已是城外十几里远了。

但走进馆内,吕三痴依旧看到很多人在饮酒。与关二上了二楼,两人在雅间坐下。吕三痴叫了两斤牛肉,一碟花生,,又点了几个小菜,关二则叫了两坛竹叶青。

“我看三痴兄随我奔了这么远的路,竟是脸不红气不喘,看来我果然没猜错,你定是一个习武之人!”关二说道。他自付内力也不弱,但一口气跑了这么远,也不免有些气喘。可是眼前这位青年竟然还镇定自若,不由佩服起来。

吕三痴微微一笑,说道:“我自幼随家父学了些运气法门,只会些皮毛轻功,不敢说是什么习武之人。”

“三痴兄太过谦虚了,我自认为爬山攀崖不是什么难事,但刚刚这一路,我看你的轻功远胜于我,在下佩服!来,我们满饮此杯!”关二说完倒了两杯酒。

吕三痴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欣赏着那白瓷杯子,说道:“没想到这江南也有一个杏花村,而且也有这竹叶青!这酒色金黄之中微带青碧,入口温和香醇,果是好酒!”

关二听他讲得头头是道,知他是懂酒之人,于是笑道:“兄弟果然是酒痴!今日我关二定要与你饮一千杯!”

“哈哈!关大哥说笑了,千杯我可饮不了。我虽自号酒痴,却是三杯即醉,五杯即倒。刚刚在戏馆喝了那杯,奔了一路,酒力已然散去,此时我还能饮四杯,只是四杯过后,就要麻烦哥哥替我寻个住处了。”

两人大笑。

楼上窗户并未关,此时正好能见一轮明月,夜色微寒。关二心中痛快,又饮了酒,于是说道:“三痴兄说话与我甚是投机,我们今日结拜为兄弟如何?”吕三痴也是性情中人,两人当下上跪天地,又饮了歃血***酒。

少时,吕三痴面色已经酡红,说话也带了醉意。或是嫌背后的包裹太过沉重,吕三痴随手取下那黑色的包裹,放在了桌子上。

“贤弟,这是何物?”关二见他一直背着,到这儿也吃了两杯酒才放下,所以不免有些好奇。

吕三痴笑了笑,似是无奈,然后把包裹打开,却是一把伏羲式的古琴。那琴通身漆黑,看起来颇有古意。

“好琴啊!”关二说完去抚摸古琴,才发现琴身冰冷,原是玄铁所铸,而且奇怪的是没有琴弦。又试着拿起,竟感沉重。心中不禁骇然,对方负着这么一块玄铁和自己跑了一路,还似一个没事的人,不由又想起自己这些天一直思索的事,踌躇着要不要和对方说起,当下皱起了眉头。

“大哥不必惊讶,这琴不是用来弹奏的,况且没有弦呢。”吕三痴笑道。也许是看出关二眼中的疑惑,吕三痴拿过古琴,轻拂龙龈,接着用左手抱起琴身,对着一旁的柱子,右手运起气力在琴底龙池一按,嗖嗖嗖,发出三支快箭,牢牢地钉在了柱身上!

关二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心中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我看关大哥也是武艺高强之人,何不给露出两手呢?”吕三痴收了古琴,看着关二笑道。

关二拱手道:“愚兄只有些蛮力,演多了关公,会几招刀法而已,不足提!”

“大哥何必瞒我,今日戏台上你拿的那把青龙刀可是真家伙,少说也有八十斤!而且一招一式,我虽不懂刀法,也知其精妙,你们这戏班定不简单!”

关二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既然贤弟看出,我也不再隐瞒,我自幼跟着明月刀王文仇学艺,是他的大弟子!”

王文仇是名震江南的侠客,吕三痴如何不知。他使一把大刀,曾在南岳衡山力战黄河帮风青门等五大门派高手,不占下风!只是最后离奇地远走北漠,再无音讯。

“不想是王老弟子,失敬了!”吕三痴拱手作礼。

两人又饮了一杯,窗外月至中天,吕三痴已是醉了,说话也大声起来。

关二沉吟良久,看着眼前之人。

“贤弟?”关二唤了吕三痴一声,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贤弟,为兄有件事要求你。”

“大哥有事尽管说!我能办得到一定做!”吕三痴说道,说完未等关二说话,又斟满与对方饮了一杯。

两杯过后,已经伏在桌子上了,醉眼朦胧,言语也不清。

关二抿着嘴唇,想了想,终于说道:“不知贤弟方不方便,前阵子江湖中传出消息。说是那西域中有海,名不归。海上有一座无量岛,岛上有古国的宝藏。现如今北方旱灾,且有南移之相,而朝廷又贪官众多,民不聊生。我看贤弟武艺不凡,意欲与你一同前去夺得宝藏,周济灾民,不知你意下如何?”

“好啊!此等为国为民之事,如何干不得?!”吕三痴哈哈大笑起来,撑起身子又要去倒酒,却被关二拦住。“贤弟,此去必然凶险,江湖上高手众多,我本不愿叫你,但无奈只手难撑天,所以......”

“不妨事!来,大哥,我们再饮了此杯!”吕三痴拂开关二的手,又倒了酒,一杯下去,不一会儿,倒在了桌子旁。

关二叹了一口气,后悔自己不该如此,虽是无奈之举。独自斟了一杯酒,饮尽,拍了拍手,门外走进来几个人。

“大哥,你干嘛要找这么一个人,喝了几杯就醉了,怎能干得大事?我不放心!还是我们陪你去吧!”门外进来的一个男子说,他穿着一件虎皮褂子,络腮胡须,左手提着一柄短刀。

关二看了一眼那男子,起身走到那柱子前,对那男子说道:“老三,你来看。”

那络腮胡男子走到柱前,似是不屑,,只见那三支箭钉在柱子上,用手一拔,拨不动。这才目瞪口呆起来。

关二轻笑,右手抓住一支,轻轻使力,箭已然松动,接着慢慢用力把箭拔了出来!

“你看。”关二把箭递给对方。

那络腮胡男子看着箭尖,吓得说不出话来。原来箭头细小,箭尖之上,竟钉住了一只苍蝇!

“大哥!人、人放哪里?”络腮胡男子看了一眼在酒桌旁睡着的吕三痴,说道。

关二看了一眼窗外,此时月色清冷,寒光如箭。关二皱了皱眉头,说道:“连夜带回山吧!”

小编点道可道否小说

《道可道否》是一本由吕三痴写的武侠仙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